大学狂想曲之疯狂的宿舍

作者: 来源: 分类: 经典美文 发布时间: 2014-06-11 21:47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其实没什么的,这是里很平凡的一天,生活依旧是百无聊赖,某依旧将自己的时钟提前拨两个小时以使自己能得到充裕的睡眠时间,以免晚上打夜战的时候过早的夭折。

突然,楼道里出现一个跟驴叫似的嗓音,“要检查宿舍了”,这好似晴天霹雳的一声吼,让整个楼像是煮沸的开水,一下子变得充满了生机。

躺在床上的像是诈尸一般闭着眼迅速穿好衣物。某宿舍也像被雷击了,一下子热闹起来。

“这次检查什么?”

“听说这月是安全月?”

“我靠,那咱们的家伙是不是该收好,”

“嗯嗯,我们得想个万全之策,要不就gameover了。”

……

最得到的一致结果,“此事乃百年难得一遇,吾等愿逃课以求过关。”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君翻箱倒柜,将其已积攒半年之衣物有序扔到众人头上。一人不解,问曰:“what are you doing now?”

“我在找我那名牌吹风机啊,万一他被发现,我们不是死无葬生之地。”

“你忘了,早在半年之前,你就送宿管阿姨了。”

“哦,这我倒忘了。”该君感叹道。

仿佛回到了从前。

想当初,该君为自己拥有一头飘逸的秀发而自豪无比,谁知该校宿舍不仅限电而且限压。在第一次洗完头发用那玩意吹发时,之间插座一道红光闪过,四周立刻漆黑,该君本能的喊道:“我触电了!”待到众人反应过来,才知只是断电而已,后来经以高年级的学长介绍,得知宿舍乃这般情景。为此,该君忍痛削发为僧,走上一条出家路。至于那玩意也权当讨好宿管阿姨送了出去。

不过,那学长透漏,“偶尔还是可以在宿舍里煮开水的。”这天消息让一干人等喜出望外,哪只,真的只是偶尔的偶尔。

众人此时围着这唯一扔在抽屉里已经锈的发黄的禁品开始琢磨。

“我们该把它藏哪呢?”

“放柜子里,锁上。”

“你傻呀,这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那藏我的被子里吧。”

“不行,万一他们去掀我们被子怎么办?”

“有道理,有道理。”

……

经过一番激烈的深度的对话,众人决定毅然选择将其扔到厕所的垃圾桶里,一来这样如果被发现也不至于查到我们身上,二来,一旦它幸免于难,没被发现,我们可以回收用,日后卖铁用,也算一笔收入。

可是问题似乎又来了,谁去扔呢?从宿舍到厕所大概有不到五米的距离,万一路上遇见其他同学,这事就解释不清了,于是,众人又开始抓耳挠腮了。

看上去较成熟实则少年老成者,一捋八字胡,“我这么大年纪了,腿脚不方便,就交给你们这些人了。”

“这叫什么话,见你晚上尿急的时候,腿脚挺利索的啊。”一哥们而放话。

“哪里哪里。”长者面带愧意。

此时在一旁默不支声的舍长,仰天长叹。

“我们都是新时代的新青年,应该有精神,看看你们一个个,依我看,还是最小的去吧。”

“我已有女,万一我有什么不测,她该怎么活啊?”最小者带着哭腔哀道,“们,还是再想想办法吧。”

不知了多久,在体会够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意境后,大家一致喊出两个字,“舍长!”

舍长差点没流出来,“好吧,不扔掉此物,我不回来见江东父老!”

不过,社长是有条件的,其他的人在一周之内必须为其打热的洗脚水,以缓解在这次行动中所受的精神上的巨大的冲击,另外,在扔之前,先派一人到楼下的便利店买了一双女式穿的长筒的黑色丝袜和一个大的黑色的塑料袋。黑丝袜用来遮其面目,黑塑料袋用来包裹“凶器”。

    差旅高手

    差旅高手 在电影中,去远方的旅行总是伴随着各种奇遇,仿佛推开了一扇生锈的门,看到了新世界;而在现实生活中,大部分人恐怕连与旅伴相谈甚欢的机...

    为什么我们人生中的样本太少

    为什么我们人生中的样本太少 假设你要招聘一名秘书,现在有100位女士看到招聘信息后前来参加面试,你需要按照随机顺序,对她们进行单独面试,并在每...

    爱是浓缩 寻找是一种稀释?

    全世界70亿人口的共同点在于,都在爱的旅程中寻找。 昨晚与几个好朋友一起聊天,其中一位女性朋友听闻我想借几本书来看就推荐了路内的《追随她的旅...

    背后

    同学们,要交春游的费用咯,每个同学10块钱,要准时交哦一年级的班主任对班长说:明天你帮我收一下吧。 第二天大家都拿着钱交给了班长,然后高高兴...

    无限

    我一直爱这座孤山 和这道几乎 挡住整个地平线的篱笆。 但坐在这里,做着白日梦,我看见 篱笆外无垠的空间,比人类的沉默 更深的沉默,一片无边的寂...

    昨日幽梦

    昨日的那场幽梦 已随早年那黄梅之雨 遗落在空空的泥泞 时光已逝 光辉不再 断开的花环 已无法编出原有的状貌 飘零的记忆 散落一地 残留着行将褪色的笑...

    离殇

    潇潇叶落意秋凉 青空风沉雁归南 千里慕斯遥未知 鬓雪飞絮篱苍茫...

    余晖

    日落总是令人不安 无论它浮华富丽还是一贫如洗 但更加令人不安的 是最后那绝望的闪耀 它使原野生锈 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 斜阳的喧嚣与自负 要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