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谈蚊子

作者: 来源: 分类: 经典美文 发布时间: 2014-06-11 21:48

“蚊”字拆开来看,应该理解为虫类中的文明者,所以说理应在虫类种族中作出对人类友好的表率,身先士卒,当仁不让。然而事实上它们的所作所为与它们的名字背道而驰,名副其不实。

正是蚊子种族猖獗之时,在冬春小隐于野之后,它们终于呼啸而出,再现江湖,重振威风,意欲称霸武林,于是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大隐于朝。所到之处血流成河,灾害四起,百姓怨声载道。兵法曰:强而避之,怒而扰之,佚而劳之,亲而离之。细想之下,蚊子所用战术无不依之。当我们利用强制性措施对其进行制裁时,蚊子犹如得到了间谍的通讯一般,躲得无影无踪。夜阑人静,正当我们酣酣入睡之时,蚊子点燃了自己的发动机,奋力挥舞着机翼,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引擎声,携带着它那致命的武器——子午透骨钉——疯狂地对你扫荡。人五人六,所向披靡,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犹如狗仗人势一般不可一世。更有甚者,变本加厉,搞的你怒气冲天,虽尽力抵抗,却束手无策,徒劳无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那带着得志般的表情轻轻而去,留下的只是一片云彩。

我曾读过一篇关于一位知青下乡时遭遇惨状的。夏蚊成灾,以至于如厕时需带着,边燃烧报纸边解决,以防蚊子叮咬。当我想象到他如履薄冰的表情,不停投着烟雾弹的动作,以及本着速战速决的信心完成是人就必须解决的大事之时,我给与他的同情之心远远少于对他遭遇的忍俊不禁。如今,我终于体会到了他的苦衷。可能由于地理环境的原因,我所在之地也是蚊子成群,颇为壮观。尤其在厕所之内,稍有动作,便会激起众蚊嘤嗡,顿时琵琶声起,奏起《十面埋伏》,战鼓雷鸣,演绎《四面楚歌》。夜战是蚊子的特长,作为人的我作战能力远逊于它。被它入侵得逞之后,我只能咬牙切齿,除想象着抽其筋,啖其肉之外别无他法。而后只能提起裤子悻悻而走,欲哭无泪。

自古有君子易交,小人难防之警言。上帝赋予了蚊子小人之性,蚊子便充分利用,毫不掩饰。本已想用我血性男儿之躯与蚊子抗战到底,不料在它的淫威之下我无奈挂起了蚊帐,以“惹不起还躲不起”的心态来了却这段宿怨。谁知小人之心,防不胜防,它总在我安然入睡之时透过障碍直攻我大本营,弄得我坐立不安。以至于之后谈蚊色变,风声鹤唳,草木皆兵。这正如现实一样,之路本已崎岖,当我们在步履维艰地前进时,难免会有小人在你不经意间绊你一跤,弄的你轻则擦破表皮,重则头破血流。那些小人如蚊子一般,看似唯唯诺诺,实则心狠手辣,无耻之极,令人发指。

清代苏州人沈复在《童趣》中写到:

夏蚊成雷,私拟作群鹤舞空,心之所向,则或千或百,果然鹤也;昂首观之,项为之强。又留蚊于素帐中,徐喷以烟,使之冲烟而飞鸣,作青云白鹤观,果如鹤唳云端,为之怡然称快。

你看他竟然把蚊子比作成群的鹤在空中飞舞,并昂首看它们,脖子虽变得僵硬了却在所不辞。他还是玩意未尽,又把蚊子留在未染色的帐子里,慢慢地用烟喷向它们,让它们冲着烟雾边飞边叫,当作《青云白鹤》图。他却不知疲惫,乐在其中。正如他所说:“见藐小之物必细察其纹理,故时有物外之趣”。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闲情逸致,读来无不令我既佩服又惭愧。

蚊子名声虽臭,却乐于抛头露面;个头虽小,却喜欢横行霸道;地位虽低,却善于工于心计。对于此,我无需唉声叹气,忍辱负重,只需静观其变,手起刀落,让其死无葬身之地。此时我心甚慰,夫复何憾!

    差旅高手

    差旅高手 在电影中,去远方的旅行总是伴随着各种奇遇,仿佛推开了一扇生锈的门,看到了新世界;而在现实生活中,大部分人恐怕连与旅伴相谈甚欢的机...

    为什么我们人生中的样本太少

    为什么我们人生中的样本太少 假设你要招聘一名秘书,现在有100位女士看到招聘信息后前来参加面试,你需要按照随机顺序,对她们进行单独面试,并在每...

    爱是浓缩 寻找是一种稀释?

    全世界70亿人口的共同点在于,都在爱的旅程中寻找。 昨晚与几个好朋友一起聊天,其中一位女性朋友听闻我想借几本书来看就推荐了路内的《追随她的旅...

    背后

    同学们,要交春游的费用咯,每个同学10块钱,要准时交哦一年级的班主任对班长说:明天你帮我收一下吧。 第二天大家都拿着钱交给了班长,然后高高兴...

    无限

    我一直爱这座孤山 和这道几乎 挡住整个地平线的篱笆。 但坐在这里,做着白日梦,我看见 篱笆外无垠的空间,比人类的沉默 更深的沉默,一片无边的寂...

    昨日幽梦

    昨日的那场幽梦 已随早年那黄梅之雨 遗落在空空的泥泞 时光已逝 光辉不再 断开的花环 已无法编出原有的状貌 飘零的记忆 散落一地 残留着行将褪色的笑...

    离殇

    潇潇叶落意秋凉 青空风沉雁归南 千里慕斯遥未知 鬓雪飞絮篱苍茫...

    余晖

    日落总是令人不安 无论它浮华富丽还是一贫如洗 但更加令人不安的 是最后那绝望的闪耀 它使原野生锈 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 斜阳的喧嚣与自负 要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