枇杷树

作者: 来源: 分类: 经典美文 发布时间: 2014-06-11 21:48

它的来的如此的偶然,以至起初没有人察觉它的存在。直至十多年前的道路改造,和对面楼里的阿婆把它从工人手里救了下来,当时还只有柳条般纤细躯干的它颤颤巍巍的站立着,倚靠着阿婆院子的外墙幸存了下来。也许当时她们也并未对它的未来抱以多大的期许,就算是给予行将就木的生命一点生的尾音罢了。从此,它也不作声息的渐渐从大家的视线中淡出了。

再次注意到它已是若干年之后了。从十年前的一米多高到现在的四米多高。大自然的生命高度永远俯视着的生长极限。但是,我不得不惊叹这些年它生长的实在过于安静,过于突然。就像悄悄地隐匿起来一般,毫无见证的独自融合着的附加。大自然的低调又再次叩问着人类的心理极限。

它真正进入我的中只是近几年的事了,之前的我甚至只是单纯的知道它是“树”,更不识得是哪个家族的了。民间有一偏方说,将枇杷叶刷净毛,加冰糖,水煎可治咳嗽。我的母亲是自然崇拜者,对这一说法尤为信仰。每当家中人开始或只是有此病症预兆的时候,自治枇杷汁和着母亲的唠叨便源源不断的送上前来。因此它即与咳嗽结下了裙带关系,从此在我的世界挥之不去。尽管如此,我却从未感激过它。母亲当然对它赞赏有加,感叹它生命力的同时,还拟人化的对此嘉许为。如同自己孩子般,在它的生命里似乎有着母亲的存在。当时的我,对此不置可否。

的傍晚总能听到人们哄闹着拍打着什么,一拨接着一拨。后来的几次,镇定不了的我禁不住好奇也闻声凑热闹去了,这才知道原来是在采摘枇杷。三五个人举着长棒一个劲的打着树枝,枝头时而被捅得老高,时而又被压低不少,表现出一种硬梆梆的牵强,“野味十足”的它或许还没有习惯人类的“热情”吧。我只是站在对面看得出神,却隐约听到了果实坠地的无奈。一地的枇杷很快便被哄抢完了,也有人抵不住馋劲,当即剥开了吃起来——一片酸声。我想,这应该是它一路独自走来,对岁月的最本质诠释吧。

连日的暴雨开始让我烦躁不安起来,排水口湍急的雨水使我倍感紧张。尤其在这灾难频发的年代,大自然的叫板让我有些诚惶诚恐。不经意瞥见窗外的那棵枇杷树,没有庇护的它任凭风雨的摇曳。对它而言,雷电雨雪和烈日灼烧是同一概念,都是生命历程所必经的考验。我原本以为的那种奄奄一息的纤细,如今才恍悟那是种执着的,包裹着丰腴的生命力。

    差旅高手

    差旅高手 在电影中,去远方的旅行总是伴随着各种奇遇,仿佛推开了一扇生锈的门,看到了新世界;而在现实生活中,大部分人恐怕连与旅伴相谈甚欢的机...

    为什么我们人生中的样本太少

    为什么我们人生中的样本太少 假设你要招聘一名秘书,现在有100位女士看到招聘信息后前来参加面试,你需要按照随机顺序,对她们进行单独面试,并在每...

    爱是浓缩 寻找是一种稀释?

    全世界70亿人口的共同点在于,都在爱的旅程中寻找。 昨晚与几个好朋友一起聊天,其中一位女性朋友听闻我想借几本书来看就推荐了路内的《追随她的旅...

    背后

    同学们,要交春游的费用咯,每个同学10块钱,要准时交哦一年级的班主任对班长说:明天你帮我收一下吧。 第二天大家都拿着钱交给了班长,然后高高兴...

    无限

    我一直爱这座孤山 和这道几乎 挡住整个地平线的篱笆。 但坐在这里,做着白日梦,我看见 篱笆外无垠的空间,比人类的沉默 更深的沉默,一片无边的寂...

    昨日幽梦

    昨日的那场幽梦 已随早年那黄梅之雨 遗落在空空的泥泞 时光已逝 光辉不再 断开的花环 已无法编出原有的状貌 飘零的记忆 散落一地 残留着行将褪色的笑...

    离殇

    潇潇叶落意秋凉 青空风沉雁归南 千里慕斯遥未知 鬓雪飞絮篱苍茫...

    余晖

    日落总是令人不安 无论它浮华富丽还是一贫如洗 但更加令人不安的 是最后那绝望的闪耀 它使原野生锈 此刻地平线上再也留不下 斜阳的喧嚣与自负 要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