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蜂,我的蜜

作者: 来源: 《知识窗》 分类: 美文美句 发布时间: 2015-01-06 03:09
父亲的蜂,我的蜜

1

父亲站在我家屋后洒满阳光的山坡上,一个多月后,那里将鲜花盛开。

“我得为蜂箱选个合适的位置,向阳、背风、花草树木要多。以后这里就是蜜蜂的家了。”

父亲开始修整那片山坡,两天。然后,把蜂箱从院子里扛到山坡上,5个蜂箱,来回10趟,60分钟。

父亲修整山坡时弯下的腰,扛着蜂箱时俯下的背,与地面折成那么虔诚那么低微又那么坚韧的角度。

2

其实我是不愿意父亲养蜂的。我知道被蜜蜂蛰一下有多疼,同时蛰很多下就更疼了。

可是,自从去年秋天我考上高中,父亲就开始琢磨着养蜂了。他说,花销大了,不能光靠种粮食。

父亲还说,蜂的种类有很多,蜜蜂蜇人是最不疼的。

我没有被山上的野蜂蛰过,所以不知道。也许,父亲说的是对的。

也许,因为他是父亲。

3

“现在正是蜜蜂长大长壮的时候。再过两个月,蜜蜂就要开始干活了。这段时间,要让蜜蜂吃好养好。”

可不是嘛,就像母亲总说,你们这些半大小子,还没到能上山下地干活的年龄,可是正在长身体,吃喝营养不能少。

我觉得我像是早春的蜜蜂。

父亲买回白糖,加水熬成糖浆,一桶桶提上山坡。这是蜜蜂采蜜前两个月的食物。

“等蜜蜂采回蜜,可就比这糖水甜多了。”

4

我要离开家去县城上学了。

“等到秋天你再开学,爸就能给你多带点钱了,还能给你带点蜂蜜,学习紧张,睡觉前可以喝一杯蜂蜜水。”

我当然想带更多的钱上学,我当然想喝甜甜的蜂蜜水,可是我不希望看到父亲上山时弯下的腰。

5

“今年的花很盛,咱家的蜜蜂已经采到蜜了。”我收到母亲的信。

“蜜蜂娇贵得很,难伺候,每天要喂水、通风、防雨、打药。我帮不上什么忙,你爸一个人可真够忙的。”

我的功课是数理化,父亲的功课是庄稼、蜜蜂,还有我。

6

我盼望着暑假。我想尽快回家看看父亲怎样从蜂箱里摇出蜜,尝尝那些蜜有多甜。

父亲穿着防蜂服,戴着防蜂帽,在蜂箱之间忙碌着。

我也穿戴着同样的一身,却总想寻找阴凉。

我终于忍受不了快要湿透后背的汗水,逃回屋子里。

我的阴凉是父亲,父亲的头顶是七月的太阳。

“挨晒出汗总比挨蛰好。就算穿戴再整齐再小心,你爸还不是两三天就被蛰一回。”

我知道了,蜜不都是甜的。有些蜜,是咸的;有些蜜,是苦的。

还有些蜜,是疼的。

7

收购蜂蜜的商贩来了。通常他们会提前几天通知父亲,但是不会告诉具体哪一天来。

他们总是在早晨来,很早很早,我还在睡觉。

有人说,人家趁着你还没起来就敲你家门,就是想搞突然袭击,防止你提前往蜂蜜里兑水。一进门就盯着你,你想兑水都没时间。

父亲听了直摇头:“瞎说,蜂蜜里还能兑水?”

商贩给我家蜂蜜的价格比别人家每斤多5角钱。他说,你家有学生,要花钱。

可我总觉得那是因为父亲的蜂蜜甜、纯、真。

8

我希望暑假长些再长些。如果夏天长了,山坡上的花就能开得久一些。父亲就不用带着蜜蜂向南追赶花期了。

我曾经看到过山林边追赶花期的外地养蜂人,简陋、孤独、辛苦。也曾听说过,养蜂人在向别处转移蜂箱的时候,经常半路上出事。

我担心父亲。

可是,九月就要来了,我必须向北走,到县城上学;父亲和他的蜜蜂,要往南走。

9

我走时,书包里装着两大瓶蜂蜜,衣袋里包裹着蜂蜜换来的钱。父亲走时,除了蜂箱,我想不出还有什么。

我跟同学们分享我的蜂蜜。我没有告诉他们,此刻,向南近百里远的地方,我那想要留住花期的父亲,正穿梭在蜂箱之间。

晚上,我睡不着。我在想,父亲简易的木棚里,一定钻进了初秋的阵阵凉风。

许久,我终于想到了一个能安慰自己入睡的理由:养蜂人的花期,总要比享受蜂蜜的人的花期长。

10

凉风渐渐吹起的时候,我知道父亲终于带着他的蜜蜂和收获的蜂蜜回家了。母亲在信里告诉我,父亲已经在为蜜蜂过冬做准备了。现在蜜蜂数量多了,父亲要买至少两百斤白糖,作为蜜蜂一冬的食物。母亲还要准备几床厚被子,盖在蜂箱上保暖。

寒假里,我帮父亲往山坡上运白糖。他一大袋,我一小袋。

每天晚上临睡前,我拿着手电筒跟父亲巡视蜂箱,把被风吹落的棉被重新盖好,压上砖头。

蜜蜂暖了,父亲的心里就暖了。

我只能做到这些。

我希望冬天快点过去。我是冬天里父亲采不回蜜的蜜蜂。

11

那我什么时候才能采回属于自己的蜜而让父亲母亲尝一尝我的甜呢?

一个又一个冬天过去了,我却不再是父亲天天都要回巢的蜜蜂,而像一只每年才会往返一次的大雁。我去了更远的远方,我去过的地方,父亲和他的蜜蜂,从来不曾抵达。

我想让父亲去享受我所在城市更长的花期,父亲摇摇头,笑着指指山坡:“我走了,蜜蜂怎么办?再说,你到哪能吃到这么甜、这么纯的蜜?”

12

春暖花儿将开的日子,我又要走了。蜂蜜,母亲往我的包里塞了一瓶又一瓶。

“我们没想着享你的甜,只要你在外面不吃苦就行。”父亲说。

我忍住泪,笑着说我知道了。

我跟父亲母亲还有蜜蜂说再见。

再回头时,他们正站在那片山坡上,望着我的方向。

那片山坡,洒满阳光,不久,那里将鲜花盛开。

    “跳”进清华

    从小学开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父母就乐开了。不管怎样,父母还是望子成龙,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

    被爱收藏的种子

    高三了,我固执倔强而且冷傲,那时候我看不惯身边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同学,我开始学会无端地跟同学和老师发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和几个调皮的男...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

    那时,简简单单的喜欢

    十六七岁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我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两大本信纸,有印花,还带点淡淡的香味。夜深人静,我坐在旧旧的台灯下,黄...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又是一秋,伴着枯黄的树叶、干燥的清晨,慢慢饮下匆匆离别的岁月愁。不是不留恋,却只能无能无力地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望洋兴叹。 也许,人生便是如...

    暗恋时,你做过哪些傻事

    每一次听到悲伤的,压抑的情歌,总是会联想起他/她 记得《蓝色大门》里面的林月珍暗恋张士豪,不惜一切的偷拍他的照片,搜集他丢弃的垃圾,用他的原子...

    人要学会“释怀”

    快乐无处寻找,烦恼却无处不在。其实,我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每天在不断想办法让自己释怀,让自己去放下。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

    可以一起吃苦,却没能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认识S君和D小姐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谈恋爱,那时候S君和D小姐在一个办公室,渐渐的爱上了,也不做声,每天在网上没事儿人似的聊天,我和S君说话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