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分钟是爱的频率

作者: 来源: 《人生与伴侣》 分类: 美文美句 发布时间: 2015-01-06 03:09
40分钟是爱的频率

在贵阳,人们都知道一个有情有义的男人,男人的名字叫曾国庆。

每天,他开着朋友借给他的爱车,到处揽活。无论脏活累活,他都干。只是,每过40分钟,他就会停下手中的活,走到副驾驶座位旁,轻轻呼唤着一个名字:“刘蔷,醒醒了,醒醒了,别睡过头了。”这时,躺在副驾驶座位上病重的妻子刘蔷就会醒来,并冲他傻傻一笑。他的心情就像一朵花儿舒展开来。

是的,在曾国庆眼里,刘蔷就是他心中那朵美丽的花儿,青春靓丽,洁白无瑕,以前是,现在也是。

2011年10月15日,两人走进婚姻殿堂。婚后第五天,曾国庆高高兴兴陪刘蔷回娘家。刘蔷娘家人对这个女婿非常满意,说要好好招待他,刘蔷满心欢喜地一个人去市场上买菜。

约半个小时后,一个邻居慌慌张张跑来说,刘蔷被车撞了!没等邻居说完,曾国庆就冲了出去。

在一个路口,刘蔷躺在血泊里,头凹了进去,撞她的车早就跑了。

曾国庆把刘蔷送到了医院。医生说,刘蔷的头部受到重创,不仅失忆,而且智商相当于一岁的孩子。曾国庆惊呆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让他束手无策。

更多的是心疼。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刘蔷,她就像一朵枯萎、凋零的花儿,曾国庆的眼睛朦胧了。是啊,他们刚刚结婚五天,蜜月还没有过完呢。

曾国庆擦干眼泪,坚定地告诉医生:“无论花多少钱,我都要治好她。”

治疗费很贵。很快,住院的3万元用完了。为了给刘蔷治病,曾国庆不仅变卖了自己的全部家当,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一些钱,凑了15万。

花钱如流水,钱不久又花光了。没有钱,曾国庆只能接刘蔷出院,在家治疗。他们的家,其实是一个15平方米的铁皮房,仅有的两张沙发,就是他们的床。

更大的困难还在后头,因为医生还告诉他,刘蔷不能睡太久,每次不能超过一个小时,超过一个小时,她将无法醒来。

这个时候,有人同情曾国庆,也有人劝他放弃。曾国庆不为所动,他说:“这是我的妻子啊,我怎么会丢下她呢?”他常常握着刘蔷的手说:“不怕,我有的是时间陪你。”

曾国庆每天陪在刘蔷身边,跟她说话,给她按摩。刘蔷病情严重的时候,还会不停地抽搐。这时候,曾国庆再也顾不得温柔,狠狠掐她的人中,大声呼唤着她的名字,直到她平静下来。

白天,刘蔷把曾国庆折腾得够呛。到了晚上,曾国庆主动折腾自己。他买了几个闹钟,还把自己的手机都定了时,每隔40分钟就要铃声大作一次。这个时候,无论多困,他都要快速起床,唤醒睡着了的妻子。

曾国庆不怕刘蔷睡觉,她睡觉的时候,他可以按时叫醒她。他最怕的是自己睡觉,如果他睡过头就麻烦了。所以,他时时刻刻要醒着,就这样,一年多来他没睡过一个安稳的好觉。

2012年,有位朋友被曾国庆的深情深深感动了,朋友借了一辆微型私家车给他,让他以此赚钱来给刘蔷治病。于是,曾国庆每天将刘蔷安放在副驾驶座上,一边带着她“兜风”,一边跑车赚钱。

有人问曾国庆,你是不是很烦那折腾人的闹铃?曾国庆摇摇头。是的,那烦人的闹铃在曾国庆听来,就是一种天籁!这闹铃也是他的心声:每隔40分钟,就去爱她一次。

    “跳”进清华

    从小学开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父母就乐开了。不管怎样,父母还是望子成龙,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

    被爱收藏的种子

    高三了,我固执倔强而且冷傲,那时候我看不惯身边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同学,我开始学会无端地跟同学和老师发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和几个调皮的男...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

    那时,简简单单的喜欢

    十六七岁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我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两大本信纸,有印花,还带点淡淡的香味。夜深人静,我坐在旧旧的台灯下,黄...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又是一秋,伴着枯黄的树叶、干燥的清晨,慢慢饮下匆匆离别的岁月愁。不是不留恋,却只能无能无力地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望洋兴叹。 也许,人生便是如...

    暗恋时,你做过哪些傻事

    每一次听到悲伤的,压抑的情歌,总是会联想起他/她 记得《蓝色大门》里面的林月珍暗恋张士豪,不惜一切的偷拍他的照片,搜集他丢弃的垃圾,用他的原子...

    人要学会“释怀”

    快乐无处寻找,烦恼却无处不在。其实,我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每天在不断想办法让自己释怀,让自己去放下。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

    可以一起吃苦,却没能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认识S君和D小姐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谈恋爱,那时候S君和D小姐在一个办公室,渐渐的爱上了,也不做声,每天在网上没事儿人似的聊天,我和S君说话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