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无悔

作者: 来源: 网络 分类: 美文美句 发布时间: 2015-01-06 03:09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附中的体育场上,正进行着800米热身长跑,一个瘦弱的少年才跑了一半,就用双手撑着膝盖,脸色苍白直冒冷汗,像是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样子,同学见状赶紧扶他到一旁休息。不明真相的人总问:“好好的一个孩子,怎么连个800米都跑不了啊?”

少年今年15岁,正读高一。由于1岁那年父母离异,他从小和妈妈一起生活。在他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妈妈将他托付给姥姥姥爷照顾,自己独自一人去北京闯荡。然而就在2009年6月,妈妈却被诊断患有白血病。当时,他正面临小学升初中的考试,妈妈的病让他非常牵挂,上课经常走神,原本能考上当地最好中学的他没能如愿。看到妈妈自责的样子,他十分懂事地安慰妈妈:“考不上那所学校就能省下钱给妈妈看病。”为了更好地陪伴妈妈,原本应在2009年8月25日到学校报到的他,央求姥爷到当地教育局申请让他休学一年,他好去北京照顾妈妈。面对大家的劝阻,他说:“学可以晚一年上,但妈妈只有一个。”

到北京照料妈妈的生活,每天,他都给妈妈端水送饭、按摩擦身,一直要忙到妈妈洗漱完毕,才能睡觉。妈妈总觉得自己拖累了儿子,很是自责,他搂着妈妈说:“只要妈妈活着,我就是最幸福的孩子,苦点累点不算什么,每天能看着妈妈,心里就踏实了。”

妈妈的病情得到控制之后,医院告知:要治好妈妈的病,只能靠骨髓移植。他第一个就说:“抽我的骨髓给妈妈吧。”可是大人们根本没考虑让孩子献骨髓,于是广泛发动亲友配型,最后只有居住在加拿大的阿姨和他合适。经过家庭讨论,大家决定在合适进行骨髓移植的时候就让阿姨回国。

谁也没想到,原本病情稳定,只等最好时机进行骨髓移植的妈妈,病情突然恶化,医生建议,妈妈必须在3天内进入无菌仓,准备骨髓移植。远在加拿大的阿姨即便马上动身,也赶不及了。他知道后,很坚定地说:“把我的骨髓献给妈妈。”医院只好同意了他的请求。

2010年2月24日,是他生命中极不寻常的一天,因为这一天,他用自己的骨髓挽救了患白血病的妈妈的生命。

他抽髓救母的事迹,感动了无数人。2013年8月,他被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附中录取。此时,妈妈还没有完全康复,为了更好地照顾妈妈,他在学校附近租了一套小房子,妈妈可以从阳台上看见学校体育场。每天上午最后一节下课铃一响,他就急忙冲到操场一角,一边望向校外楼房里的一扇窗户,一边拨响妈妈的手机,这是他与妈妈的一个约定,他要通过视频通话了解妈妈这半天的身体如何,晚饭想吃点什么,下午放学的时候他好在路上买。

体育课上,他差点晕倒的一幕被妈妈看到了,妈妈心疼得不得了。原来,他为了照顾妈妈,一直很疲劳,甚至连800米都跑不了。

他就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附中高一学生邵帅,为了救妈妈,他用勇敢和坚强演绎着人间至孝。他先后被授予“全国十大孝子”“感动中国十大人物”等荣誉。今年他被评为“全国道德模范”,受到习近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赞誉,邵帅很平静,认为他为妈妈所做的一切都是一个儿子应该做的。有人问他:“你现在身体这么差,有没有后悔当初为妈妈献骨髓?”他说:“我和妈妈都活着,能够彼此依靠,我就已经很感激了,怎么可能会后悔呢?”

    “跳”进清华

    从小学开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父母就乐开了。不管怎样,父母还是望子成龙,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

    被爱收藏的种子

    高三了,我固执倔强而且冷傲,那时候我看不惯身边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同学,我开始学会无端地跟同学和老师发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和几个调皮的男...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

    那时,简简单单的喜欢

    十六七岁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我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两大本信纸,有印花,还带点淡淡的香味。夜深人静,我坐在旧旧的台灯下,黄...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又是一秋,伴着枯黄的树叶、干燥的清晨,慢慢饮下匆匆离别的岁月愁。不是不留恋,却只能无能无力地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望洋兴叹。 也许,人生便是如...

    暗恋时,你做过哪些傻事

    每一次听到悲伤的,压抑的情歌,总是会联想起他/她 记得《蓝色大门》里面的林月珍暗恋张士豪,不惜一切的偷拍他的照片,搜集他丢弃的垃圾,用他的原子...

    人要学会“释怀”

    快乐无处寻找,烦恼却无处不在。其实,我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每天在不断想办法让自己释怀,让自己去放下。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

    可以一起吃苦,却没能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认识S君和D小姐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谈恋爱,那时候S君和D小姐在一个办公室,渐渐的爱上了,也不做声,每天在网上没事儿人似的聊天,我和S君说话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