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赶,是一辈子的事

作者: 来源: 网络 分类: 美文美句 发布时间: 2015-01-20 23:55

我一直都佩服爱因斯坦关于相对论的解读,我也深信和美女在一起时时间会过得飞快,这也许是大学时光匆匆而去的原因吧。我曾想,美好的大学时光就会这样过去了吧,留给我的是可以时刻欣赏的回忆。但就在大家都在思考毕业照应该摆什么pose的时候,我突然得知了一个“噩耗”—— Untreatment被保送为中科院的研究生了。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形容我此刻的心情,我给阿星打了一个电话:“阿星,Untreatment被保送中科院了。”我大声告诉他这个消息。“阿卫,那有什么啊?我们学校还有被保送清华的呢。”远在华中科技大学的阿星显然并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相反他似乎在炫耀自己学校的伟大。“我想说的是这四年来的差距。”没等阿星说完,我已经打断了他的话,而他似乎也突然明白了我的意思,彼此的通话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中。是啊,我用四年的时间在这个二流的学校混到了毕业,阿星虽在名校,但四年中也已经堕落了,而Untreatment却用四年的时间走到了让我们难以望其项背的高度。

Untreatmentt是一个女生,一个各方面能力都很强的女生。这是若干年之后的今天,我关于Untreatment的全部记忆,而她的音容笑貌或许已经随着岁月风化了,或许根本不曾在记忆中停留。当然,Untreatment的本名并不叫这个,并且可以肯定没有人会喜欢这样的英文名字。

我告诉阿星,我们追赶了这么多年,最终还是失败了。所以我觉得爱因斯坦是一个考虑不够周到的人,他只告诉我们时间会过得很快,却忘了介绍在这过得很快的时间中那悄无声息的变化,以及由这些变化所带来的巨大差距。

这是一所坐落在古城中不起眼的县级中学,我和阿星就是这所学校中的佼佼者,当然这个佼佼者的称谓是阿星的想法。“经常在年级前十名徘徊应该算是佼佼者吧。”阿星经常这样讲。学校为了提高升学质量,采取了全封闭的管理模式。学校的作息制度也格外严格,晚上十点之后教室全部熄灯,所有人必须回宿舍睡觉,查夜的老师会检查每个宿舍和教室。

还记得那是高三刚刚开学的时候,一天,我和阿星正在考虑如何从老班那里弄两张出入证出去改善一下生活,班主任把她领进了班里,也带来了我和阿星的阴影。她从市里的重点中学转到我们这个不起眼的县级中学的实验班,没有人知道原因,也没有人关心,因为大家都在为那龙门一跃做着紧张的准备,当然也包括我和阿星。

她的学习成绩很好,是学校把她“挖”来提高升学率的,并且有一项特权——可以随时跟班主任要出入证。正在餐厅吃饭的我和阿星得知这一消息便没有了胃口。“凭什么啊?”这是我和阿星的第一反应。那项可以随时得到出入证的特权让自诩为佼佼者的阿星失去了心理平衡。“太不公平了,她就是Untreatment!”阿星显然有些愤慨。“你英语学得真好!”很显然,阿星没有听出来我在嘲笑他的英语,反而朝我怪异地笑了一下。“下次月考考得比她好,我们就可以找班主任要N张出入证了。”我这样安慰着阿星,自己心里反而没有底了。

阿星显然有些自信过头了,或者说他低估了Untreatment的实力。月考结束,Untreatment一举坐上了年级第一的交椅,并在随后的几次考试中垄断了这个位置。让我和阿星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难以接受。

我和阿星开始佩服学校“挖”来Untreatment的“战略眼光”,我们也逐渐意识到必须去改变这一切,必须去追赶Untreatmentt,摆脱这种阴影生活。从下定这样的决心开始,我们的生活变得疯狂起来了。

我们始终认为在无法提高学习效率的前提下,只有多争取学习时间才能取得成功。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我们和查夜老师玩起了“躲猫猫”——每天晚自习后回到宿舍,等老师查完宿舍后再悄悄溜回教室,在漆黑的教室里点上蜡烛开始学习,学习累了便趴在桌子上睡觉。冬天的教室没有暖气,我俩经常在夜里被冻醒,醒来后便到操场上跑步,等身上暖和了又回到教室学习,如此循环。我问阿星这样值不值,“想象一下,等你超过Untreatment,班主任就不得不给你出入证,到时候我们就可以自由出入校门了。”阿星好像志在必得的样子。好吧,为了超过Untreatment,为了能够自由进出校门,拼了。

当最新的月考成绩公布的时候,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Untreatment仍然稳坐第一把交椅,而我和阿星都退出了年级前十名的行列。猛然间,我才发现那句被我们嘲笑了无数次的“何必三更起五更眠”是那么有道理,我们成了这句话活生生的反面教材。但是,高考并没有来临,一切都还没有结束,改变仍有可能。

当我们说服班主任让我们回家自己学习二十天的时候,心里感觉很有成就。回到家中,父母都去工作了,整天一个人没日没夜地学习,突然感觉这一切都变得很凄凉,似乎我的生活中少了很多东西。我打电话问阿星:“我们为什么这么做?”“为了追赶Untreatment,证明我们自己。”阿星这次没有再提到那N张出入证的问题,那似乎成了附属品。

回到学校,似乎每个人都知道我们“闭关修炼”的事情,而我们也用第一次模拟考试的成绩证明了“闭关修炼”的成果。我们成功了,我和阿星以年级第一和第二的成绩打败了Untreatment。

有时候,我就觉得每个人的命运都是一个玩笑,或大或小。高考之后,令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我考取了一个普通的二本学校,阿星落榜,选择复读,而Untreatment则去了南方一所著名的大学。一时间,我们发现又进入了她的阴影。

回首往昔,我仿佛看到了两个心怀不满的少年一起努力的样子,但脑海中关于Untreatmentt的记忆残存得越来越少,而那些和老师躲猫猫的日子、那些拼命努力的岁月仍旧记忆犹新。如今,我也考上了研究生,虽然只是一个普通的学校。坐在实验室里,我发短信给已经参加工作的阿星:“还追赶Untreatment吗?”很快,我就收到了回复:“为什么不呢?我们的人生至少还有50年,现在一时的落后并不能说明50年后的情况,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可不能动摇啊!”不动摇,绝不动摇,有你这样的好基友一起努力,我怎么会动摇呢?

    “跳”进清华

    从小学开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父母就乐开了。不管怎样,父母还是望子成龙,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

    被爱收藏的种子

    高三了,我固执倔强而且冷傲,那时候我看不惯身边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同学,我开始学会无端地跟同学和老师发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和几个调皮的男...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

    那时,简简单单的喜欢

    十六七岁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我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两大本信纸,有印花,还带点淡淡的香味。夜深人静,我坐在旧旧的台灯下,黄...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又是一秋,伴着枯黄的树叶、干燥的清晨,慢慢饮下匆匆离别的岁月愁。不是不留恋,却只能无能无力地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望洋兴叹。 也许,人生便是如...

    暗恋时,你做过哪些傻事

    每一次听到悲伤的,压抑的情歌,总是会联想起他/她 记得《蓝色大门》里面的林月珍暗恋张士豪,不惜一切的偷拍他的照片,搜集他丢弃的垃圾,用他的原子...

    人要学会“释怀”

    快乐无处寻找,烦恼却无处不在。其实,我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每天在不断想办法让自己释怀,让自己去放下。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

    可以一起吃苦,却没能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认识S君和D小姐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谈恋爱,那时候S君和D小姐在一个办公室,渐渐的爱上了,也不做声,每天在网上没事儿人似的聊天,我和S君说话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