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男闺密有风险

作者: 来源: 网络 分类: 美文美句 发布时间: 2015-01-20 23:55
注意!男闺密有风险

论备胎的个人素质与修养

苏晨来班里找我的时候,我正在和林树抢夺最后一片可比。看他提着袋子,我提出疑问:“这是什么?”

苏晨有些不自然:“裙子。”

我两眼放光:“送我的?”

苏晨咧开嘴笑:“地球人都知道裙子是不适合你的。顾晓染,许艳快生日了。你帮我在裙摆缝上三个字。”苏展腼腆地低下头,“你懂的。”

我被林树热烈且充满鄙夷的目光迎进教室。他的身体里藏着八卦的精魂。我说:“他这个负心人,要我帮他跟许艳告白。”

林树沉默了,过了五分钟他递给我一笔记本,漂亮的封面上写着几个大字——论备胎的个人素质与修养。

刚喜欢上苏晨那会儿,我处心积虑地打听他梦中情人的标准。那时候他正疯狂地迷恋着花木兰:“我可不喜欢林黛玉,做我的女朋友起码得有十分之一像花木兰吧。”

于是我在一个风雨飘摇的周末,毅然决然地剪短了我的长头发,向一个女汉子的方向愉快地发展着。

我剪短头发的半年后,苏晨在一个寒风凛冽的冬日早晨,羞答答地告知我他迎来了自己的春天。那是一个叫许艳的女孩,完全就是一个翻版的林黛玉。

遇上你,我的智商便跌破了零

对于一个连十字绣都没绣成功的人来说,做针线活实在是高难度的工作。我举着包满了创可贴的手去找苏晨,苏晨爽快地答应了请我吃烤串。

我吃着鸡翅膀,开始对着他循循善诱:“苏晨,我们下学期就升高三了,这个时候谈恋爱实在不适合。影响学校的升学率是可耻的行为……”

苏晨瞪着我笑,两只眼睛闪闪发亮:“好好一孩子怎么突然智商下降了?”

我告诉他,遇上你,我的智商便跌破了零。可是我还咬着一块豆腐,只能发出模糊的音节。

苏晨侧了侧头:“我不想再等了,我要跟她告白。”

第二天,林树表情沉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对我表示了同情:“顾晓染,你上辈子一定欠了苏晨很多钱。”

臣妾做不到啊

放学后我被林树拉去逛街。

他挑了一条白色雪纺吊带裙,命令我:“去,给我换上!”

我防备着捂住胸口:“你要干吗?”

“少废话,今晚我约了苏晨去唱K,你去还是不去?”

林树买单时肉痛的表情让我觉得心情愉快,但愉快并没有持续多久,林树说:“你欠我的债又多了一笔,学期结束的时候还还不上你就准备钱债肉偿吧!”

林树一路算着我究竟有多债台高筑,在到达KTV大门的时候,他突然扳过我的肩膀,目光灼灼地盯着我的眼睛:“顾晓染你要记住,你现在是一个女人了!你该进去了,苏晨应该到了。”

我愣住:“你不一起去吗?”

林树深情款款地唱着:“只能陪你到这里,毕竟有些事不可以……顾晓染,你好自为之吧。”

我的手抖了抖,急忙拉住甩手欲走的林树:“别走!臣妾做不到啊!”

林树顿住脚步,皮笑肉不笑地盯着我:“你怕什么?里面又不是龙潭虎穴。这次如果不成功,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林树走了,那一刻,我觉得他真是我生命中的知己!

兄弟就是用来出卖的

我一眼就看到了一脸惊悚的苏晨,还有他旁边正笑得柔情似水的许艳。

苏晨拍着我的肩膀,推着我到人堆里去,低下头跟我咬耳朵,“你来得正好,有个男生一直缠着许艳,你用美人计帮我搞定他。”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林树为了我愿意两肋插刀,而苏晨为了许艳愿意插我两刀,这让我十分哀伤。

我觉得苏晨真是一个浑蛋,我将麦克风扔到他怀里,头也不回地夺门而出。他跟在我后头追了出来:“怎么耍小性子了?怪我重色轻友吗?”

我愤怒地回过身,很严肃地看着他:“苏晨,难道你真的看不出来吗?”

他皱了皱眉头:“如果不是林树告诉我,我真没看出来。林树说你十八年华少女心动,为了满足你的愿望。我今天才叫来了这么多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苏晨,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不想只做你的兄弟

失恋后就感冒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定律。林树撑着腮看了我半天。终于开口:“我今天去找了苏晨。”

我顿时不淡定了:”你揍了他一顿?你别打脸。”

林树冷笑:“我是这种人吗?我只是觉得我需要和他谈谈。”

林树走的时候很神秘地拍了拍我的肩膀,“顾晓染,他很快就会来找你。”

我冒着重感冒的危险和苏晨约好了一起去体育馆。苏晨踌躇地开口:“顾晓染,如果你喜欢一个人,无论她长发短发,无论她温柔粗鲁,你都会喜欢的……你明白吗?”

我不耐烦地挥挥手:“我懂了,你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吧,我再也不喜欢你了。”

传说如果倒立能不让眼泪流下来,于是我把自己倒吊起来。我觉得我快脑充血了,再也顾及不到眼泪,在我费力要爬起来的时候,我看到了林树抽动着嘴角的脸:“顾晓染,你不觉得你韩剧看太多了吗?”

我用沉默代替回答,林树却突然笑了起来:“傻样!”说着他突然俯下头,嘴唇准确无误地印在我充血的脑袋上,“你可以死心了,因为我也不想只做你的兄弟啊……”

我想成为你的男主角

我已经无法直视苏晨了,单杠事件之后,我觉得我连林树都不能直视了。林树表现得太正常,我甚至怀疑那天晚上是我自己产生了幻觉。

许艳的生日到来之际,裙子也终于竣工,我提着裙子去找苏晨,苏晨一脸尴尬地接过裙子,想必他终于意识到,让我帮他向情敌告白对我是多么大的伤害。

“顾晓染!”林树戳着我的脑袋怒吼。“顾晓染,我吃醋了。”

我惊悚地抬起头,表示无法理解:“你为什么要吃醋?“

“我们那天已经一吻定情了,你这样是不道德的。”

他深情款款地看着我:“你一直当着苏晨故事里的女二号,这样我就只能是男三号。我想让你成为你故事里的女主角,然后我再去你的故事里当你的男主角。”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你可以去更新你那本《论备胎的个人素质与修养》了。”

林树瞬间黑了脸,我乐滋滋地想,最毒妇人心这句话其实是没有错的。

钱债肉偿,你往哪里逃

苏晨和许艳终于修成正果,我第一时间告诉林树:“苏晨和许艳在一起了。”

他正做着几何题,头也不抬:“恭喜。”沉默片刻,又开口,“节哀。”

其实我想告诉林树,其实我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过,但林树的冷漠让我无所适从。放学的时候林树越过我愤恨的目光,一言不发地离开。我纠结了半分钟,终究还是窝囊地跟着他上了公交车,并死皮赖脸地坐到了他的隔壁。

“林树,其实……你说的那件事我可以考虑一下。”我为我感到羞愧,我默默地捂住了脸。

林树木着脸看我:“你在说什么?我不懂。”

我咬了咬牙,决定豁出去:“我是说,我吃了你那么多零食,打算开始还债。”

林树沉默,扭过头去。

这是拒绝吗?我看着林树一颤一颤的后脑勺,只觉自己在短时间内已经饱经沧桑,祸不单行,失恋也可以接二连三。

我觉得我再不离开就会丢尽广大女同胞的脸,于是我站起来,默默地伸手去按下车铃,手还没碰到按钮,却被人用力地扯了回去。

我回过头,面前的林树一脸得逞的笑容,我突然悟出来他刚才扭过头只是在憋笑。他捏着我的脸吧嗒亲了一下:“这次是你自投罗网,看你还往哪里逃。”

这一刻,我终于大彻大悟地明白一个真理:男闺密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啊!

    “跳”进清华

    从小学开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父母就乐开了。不管怎样,父母还是望子成龙,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

    被爱收藏的种子

    高三了,我固执倔强而且冷傲,那时候我看不惯身边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同学,我开始学会无端地跟同学和老师发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和几个调皮的男...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

    那时,简简单单的喜欢

    十六七岁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我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两大本信纸,有印花,还带点淡淡的香味。夜深人静,我坐在旧旧的台灯下,黄...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又是一秋,伴着枯黄的树叶、干燥的清晨,慢慢饮下匆匆离别的岁月愁。不是不留恋,却只能无能无力地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望洋兴叹。 也许,人生便是如...

    暗恋时,你做过哪些傻事

    每一次听到悲伤的,压抑的情歌,总是会联想起他/她 记得《蓝色大门》里面的林月珍暗恋张士豪,不惜一切的偷拍他的照片,搜集他丢弃的垃圾,用他的原子...

    人要学会“释怀”

    快乐无处寻找,烦恼却无处不在。其实,我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每天在不断想办法让自己释怀,让自己去放下。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

    可以一起吃苦,却没能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认识S君和D小姐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谈恋爱,那时候S君和D小姐在一个办公室,渐渐的爱上了,也不做声,每天在网上没事儿人似的聊天,我和S君说话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