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豚鼠的暗恋

作者: 来源: 未知 分类: 美文美句 发布时间: 2015-01-20 23:56

叶琪走进实验室的那个早晨,森树正在给豚鼠灌胃。

在一群学妹眼中,帅气的冷面学长显然比动物实验有吸引力得多。

叶琪站在一旁冷眼旁观,回想起头天晚上她们还在讨论:拿动物做实验是多么残忍,恶心。她不觉冷笑一声。如果不是为了暑期实践的学分,她肯定不会和此刻花痴般的室友来毒理系做实验的。不过,更重要的原因是,她下不了手。

冷血学长

叶琪喜欢这些鼓着腮帮子、黑眼睛像木瓜籽的小老鼠。高中时,叶琪在家里养过一只,后来莫名其妙地死掉了,从此她不养宠物了。没想到,上了大学,她不仅要当饲养员,帮忙喂养这些要求严格的实验鼠,最后还要充当执行死刑的刽子手。动物实验规定:所有实验动物在实验结束时必须处死,不得带走。

叶琪看着面容冷峻的森树,眉头没皱地用颈椎脱臼法处死了一只豚鼠,她整个人汗毛倒立。森树突然招呼她上前:“你来试试看!”

“拇指和食指按住头部,右手拉紧尾部……”森树在一旁指导,声音像一条平直的线,毫无起伏。叶琪心想:真是冷血的学长。不知道为什么,她想起了阿林和自己分手的那个晚上,他是那么冰冷地说出分手永不再见的话。走神中,她忽然感觉到手里的小豚鼠滑出了掌心,她本能地放开了手,任由它逃了。

小豚鼠爬上了实验台,打翻了试剂,她退到门口静静地看着那只豚鼠,就像看到了孤独无助的自己。

你很奇怪

叶琪没有朋友,连点头之交都没有。她安静到常常让人忽略她的存在。“你很奇怪!”告白和分手,阿林都说了这句话。

正能量的女生才惹人爱。谁都不愿意和一个可以吸走阳光的黑洞相处吧。个性上的缺陷叶琪很明白,但是要改变难于上青天。不过,叶琪的成绩好,在其他同学看来,她是冰美人一个,大多敬而远之。

叶琪是这次暑期实践的项目主持人,进实验室三天了她还没有动手。“成天擦擦仪器,刷刷试管有意义吗?”那天,森树突然叫住她。

“你是害怕吗?”森树紧盯着她,叶琪定定地站着,有那么一瞬间,她很赞同室友们的花痴眼光。

“怕是需要克服的。就像每个人都怕孤独,但你总要习惯一个人的时候。”森树脱下白大褂,看来是要和她同行。走到学校广场,森树给她买了椰汁,于是两个人就坐在台阶上喝饮料。广场上有孩子在练习轮滑,有老人相扶着散步,还有一个红裙女孩漂亮地读着英语。事后叶琪能记起很多细节,唯独记不清的是他们之间的对话。但她知道,她应该是说了很多的。用一个傍晚的时间来回放她平淡的前20年完全足够了。

后来,森树送她回到宿舍楼下,临走前拍她的肩膀说“明天好好表现”。他还是没有笑,可她却感受到每个音节里的温柔。幸福就像一锅滚开的米粥,在她心里咕咕地沸腾着。

逆袭吧,胆小鬼

叶琪史无前例动手解剖了一只豚鼠,作为奖励,森树请她去学校的风味小餐厅吃饭。她就毫无矜持地吃了起来。隔壁一大桌人闹闹哄哄,她却根本没在意。

看着叶琪吃得津津有味,快乐地说“好吃”的样子,森树有点感动。

森树对上叶琪的眼神,两人都不好意思地躲开了,慌忙地低头吃菜喝汤。突然,一瓶啤酒重重地拍到他们的桌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是阿林!“你有新男朋友了?”阿林显然喝多了。叶琪还没回过神来,几个男生歉意地赔着笑,连拉带拽地把他拖走了。叶琪忽然没了好胃口。她不想森树知道前男友是阿林,更不想森树知道,是阿林先提出分手。骨子里叶琪有着小女生的别扭,例如分手总要是女生提出,一定是女生甩男生,不然太没面子。

回宿舍的路上,森树并没有打听,这让叶琪舒了口气,默默为他加了几十分。

几天后,叶琪在实验室忙了整个下午,终于学会了森树的灌胃手法。

很快叶琪学会了取内脏标本,这个更挑战技术,胆大更要心细。要保证分离精细,又不能损伤组织,全部取出一只豚鼠的腹腔器官,起码要做上3个小时。同行的女生们一听这苦差事都落跑了,只有叶琪,整天整天地待在实验室,灌胃、解剖、分离、称重、记录。当然,森树的鼓励和陪伴发挥了鸡血作用。

夏蝉在枝头鸣唱,窗外的紫荆和流云美得就像画片。这么文艺的气氛多适合谈人生、谈哲学,他们却围着一个动物肝脏前后左右讨论了半天。可叶琪觉得这依旧是件浪漫的事。

豚鼠小U

这段时间叶琪觉得自己真成豚鼠了,习惯躲在角落,伺机而动,却只敢做些逃命的勾当。她越发明白自己是喜欢森树的,但她不敢表白。她努力如同对待哥们般对待森树,暗恋太需要技术了。

第二批豚鼠送到了实验室,叶琪帮忙清点完数目,大家就开始进行灌胃观察。森树来得晚,他看到编号1的笼子里只剩下一只豚鼠,编号2的鼠笼倒是已经空了。“怎么不把1号笼的做完再做2号呢?”他有些生气,学妹们破坏了实验的严谨,连选动物都挑肥拣瘦的。

一个女生说:“1号笼的那只豚鼠有些躁动,我们怕被抓伤。”不少女生都连连声援,森树没再说什么。

躁狂的豚鼠?叶琪有些好奇,跑过去看。除了把木屑刨得如天女散花一样,它也没有太多躁狂的表现。许是被盯烦了,豚鼠转过身,蜷缩成了一个胖汤圆的样子。叶琪发现它的背脊上有一块褐色的杂毛,图案还挺萌,像是白色地毯上冒出来一颗心。

也许是那块特别的杂毛,让女生们怀疑那是某种传染病,她们才选择跳过它。叶琪一厢情愿地为它设定了一段故事,还给它想了个好听的名字。

看着叶琪喜爱的神情一声一声地叫着“小U”,森树浇来一盆冷水:“实验室动物不能带出去。”

晚上,叶琪在自习室接到森树的电话,他淡淡地说:“你的小U逃跑了,实验室乱糟糟的,你来收拾下。”

等叶琪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实验室。“找不到。”森树说着就开始关灯、关门。叶琪在灭灯的瞬间瞥了一眼,实验室里干干净净的,她狐疑地跟着森树往外走。

夏夜的凉风送来花香,他们一前一后地走着,影子交叠起来,像一种深度的陪伴。到宿舍楼下,森树变魔术般拎出一个小笼子递给叶琪,然后转身走了。那是宠物店装仓鼠的笼子,设备齐全,特别像个家。滑梯上的小房间里,露出个毛茸茸的圆屁股。路灯下,虽然看不清楚,叶琪很肯定那是小U。

“它的美应该属于会欣赏的眼睛。就像你,叶琪,你的特别应该让懂的人来珍惜。”叶琪的手机收到这条短信,她笑了,追上森树。

那个有风和花香的夜晚,他们牵着手放生了一只豚鼠。

    “跳”进清华

    从小学开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父母就乐开了。不管怎样,父母还是望子成龙,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

    被爱收藏的种子

    高三了,我固执倔强而且冷傲,那时候我看不惯身边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同学,我开始学会无端地跟同学和老师发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和几个调皮的男...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

    那时,简简单单的喜欢

    十六七岁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我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两大本信纸,有印花,还带点淡淡的香味。夜深人静,我坐在旧旧的台灯下,黄...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又是一秋,伴着枯黄的树叶、干燥的清晨,慢慢饮下匆匆离别的岁月愁。不是不留恋,却只能无能无力地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望洋兴叹。 也许,人生便是如...

    暗恋时,你做过哪些傻事

    每一次听到悲伤的,压抑的情歌,总是会联想起他/她 记得《蓝色大门》里面的林月珍暗恋张士豪,不惜一切的偷拍他的照片,搜集他丢弃的垃圾,用他的原子...

    人要学会“释怀”

    快乐无处寻找,烦恼却无处不在。其实,我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每天在不断想办法让自己释怀,让自己去放下。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

    可以一起吃苦,却没能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认识S君和D小姐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谈恋爱,那时候S君和D小姐在一个办公室,渐渐的爱上了,也不做声,每天在网上没事儿人似的聊天,我和S君说话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