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张小民的大学生活

作者: 来源: 网络 分类: 美文美句 发布时间: 2015-01-20 23:56

看了题目,你可能就会问了:傻子怎么能考上大学呢?那我问你,你有什么理由说傻子就不能考上大学?因为你根本就没见过傻子去考大学,所以情有可原。但你还是没弄明白一点,一个傻子,并不是说他大脑的每一个部分都傻,而是一部分傻,一部分不傻,当然也有全傻的。张小民属于前者,所以他考上了大学,至于他哪一部分傻,哪一部分不傻,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张小民宿舍里其他五个人都是明眼人,所以开学第一天,室友看他的眼神都有些怪。张小民已经习惯了,如果不怪就不正常了,然而室友们都试图并且希望让这种眼神转瞬即逝。但是有许多人故作聪明让这种眼神多持续一会儿,以便让人家知道他是一个明眼人,可往往事与愿违,张小民身上有一种光,神圣、神秘、不容亵渎。

大学开学第一天,傻子张小民就表现出了超乎寻常的热情,他放好行李,收拾好床铺,然后走出校园准备适应一下周围的环境。他边走边陶醉:我是真的考上了大学,这里就是大学,十年寒窗苦没有白吃。想着想着,他的鼻头就酸酸的。“应该高兴的,要珍惜!”张小民咬牙吞下这句话,在心里用了一把劲,然后仰起头,目光坚定地看着蓝天。就在他努力地不让眼睛里的液体流出来的时候,右胳膊突然被撞了一下,他急切地收起目光寻找那个莽撞者。是个姑娘!背个小背包,撒腿狠命地跑着,好像在百米冲刺。再往前看,还有一个手持钱包奔跑的家伙,不时地回头,一脸惊慌。“贼”,这个词突然闪现在他的脑海中,怎么办?追!于是他甩开膀子,放腿追起来。经过姑娘身边时,他朝她笑笑:“我来!”眼看就要追到贼了,贼却突然停下来转过身,慢慢地从背后抽出一个明晃晃的物件——刀!张小民却毫不畏惧,大喝一声,冲过去便将贼扑倒在地,三下五除二就将他制服了。

上述是一个目击者描述的版本,也是最流行的版本。而当我采访张小民时,他却提供了一个全新版本:哎呀,那贼也真是的,拔刀也快,我看见刀时已经来不及了,吓得我半死,大叫起来,留不住脚,好像还被绊了一下,不由自主地就趴在了他身上。我这170多斤肉,想从他身上起来也不太容易,好不容易起来了,他却被我压晕了。

于是全校新生第一次大会上,傻子张小民就被拉到台上发言。张小民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顿时手脚无措。领导一看场面即将失控,就找人简述了张小民同学的光荣事迹,最后只让他补充两句。于是他拉拉衣角,对着麦克风“喂喂”两声,小心翼翼地憋出一句:“我真的希望那个贼没有受伤,我……”还没有等他表达完整,台下如潮的掌声已经淹没了后半句话。很快,傻子张小民成为了正义、爱心、幽默的化身。背包姑娘更是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泪,那个钱包里有她一年的生活费,她逢人就说是张小民救了她的命。

当然张小民同学做的每一件惊天动地的事并不都能得到大家的认可。大一下学期,他已经有半年多没有见义勇为了,于是他下晚自习后专挑又黑又偏的小胡同走。老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不要命的被他撞上了。前面的两个黑影,一看就知道是一男一女,男的似乎拿胳膊扣着女的脖子,女的似乎还说:不要、放开……张小民脑袋一热,这不是电影中经典的挟持场面吗?“不许动,举起手来!”这招果然见效,男的一下子就被唬住了,张小民还不过瘾,一个飞脚上去将他踹倒在地。他想从女的眼中找到一些崇拜,但是那女的却一声尖叫:“来人了,打死人了!”张小民就稀里糊涂被扭送到了保卫部,原来是一对情侣在打情骂俏。

张小民从来就没有感觉这么失败过,他也开始注意到,校园中类似那晚的“挟持”事件越来越多,甚至还是在光天化日下进行的。一刀下去不过是个碗大的疤,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他这样鼓励着自己。于是他问室友做什么样的事才算作英雄,当然他没有这么直白,他想了好久,换了一种自以为适宜的说法:“告诉我什么是你最困难的事,哥哥我帮你。”室友斜了他一眼,苦笑道:“四级,你帮得了吗?”“居然是这个事啊,”张小民松了一口气,“我帮你!”“你?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是想想自己怎么过吧!”室友扔下这句话就拿起词典离开了宿舍。

没有英雄过不了的关,自从大一的那次表彰后,张小民就在心里称自己为“英雄”。从室友扔下话的那天起,张小民便“神龙不见首不见尾”,像蒸发了一样。室友整整两个月没见过他了,早上室友爬起来的时候,张小民的被子已经叠好了;晚上睡觉前,大家互相提醒着给这个家伙留个门。只有个别人半夜方便的时候,才能看见他一张流着口水的睡脸。英雄就是英雄,傻子张小民用同样的方法在大二上学期过了英语六级和计算机三级,还拿了一张原本打算考着玩的导游证。没有英雄过不了的关嘛,他常常在心里窃喜。当然还有一句千百年的古训:英雄难过美人关。这个女孩虽算不上美女,但也脱俗,从大一开学那天她撒腿跑的架势就可以看得出来。想必大家已经猜出来了吧,是的,就是那个背包姑娘,当然现在已被张小民称作了“小包包”。

在我采访这一段的时候,张小民极力回避,被我逼得实在无奈才透露了一点:一个漆黑的夜晚,张小民嘴里唔哩哇啦背着单词,迷迷糊糊朝宿舍楼走去,突然响起一个女生的声音:“请留步!”他顿时清醒了大半,抬眼一看,对面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一头长发随风飘来飘去。这时女孩格格笑起来,张小民顿时毛骨悚然。“聂小倩!”——他的第一反应。他不怕人,但是怕鬼。他想逃,却双腿发软。“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聂小倩”幽幽地说道。“我不是宁采臣,你别找我!”他脱口而出才知道失言了,赶紧补充道:“我是说,我不认识你,也没有救你的命。”“你忘了,大一开学,我的钱包被……”接下来,张小民就不愿意再透露了,他说“小包包”不愿意让人家知道是她先追的他。有了“小包包”,开销自然就大了,于是张小民就不得不考虑在暑假做些什么。张小民在清理垃圾的时候翻出一张导游证,于是就拿着它去旅行社问问。人家问会说英语吗?张小民还没反应过来,就答非所问说已经过了六级。倒是人家倒吸一口冷气,重点大学的高材生来这里做导游?!最后鸡啄米似的点了头。于是两个暑假四个月下来,张小民已经跑了泱泱中国的四分之一,算上工资和不菲的小费,张小民共赚了将近一万元。

有了钱,怎么花是个问题。“小包包”建议给她买几本考研参考书,然后再报个名,但傻子张小民似乎没听懂,参考书买了两套,名字报了两个。往往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性。英雄也是成功的,按照这个逻辑,“小包包”似乎也成了伟大的女性了,所以“小包包”就顺利地考研过关。当然“小包包”是成功了,按上述成功定理反推,英雄张小民确定一定以及肯定也过关了,这是顺理成章的事嘛。

当周围的人都在忙着找工作的时候,张小民正在球场和几个低年级的学弟切磋球技,不过此后的学生已经不再称他为“傻子张小民”了。张小民的大学生活似乎提前结束,但又还没结束。“我真的考上研究生了,是真的,要珍惜。”张小民仰起头,眼睛坚定地看着蓝天,然后对我说出这句话。

    “跳”进清华

    从小学开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父母就乐开了。不管怎样,父母还是望子成龙,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

    被爱收藏的种子

    高三了,我固执倔强而且冷傲,那时候我看不惯身边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同学,我开始学会无端地跟同学和老师发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和几个调皮的男...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

    那时,简简单单的喜欢

    十六七岁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我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两大本信纸,有印花,还带点淡淡的香味。夜深人静,我坐在旧旧的台灯下,黄...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又是一秋,伴着枯黄的树叶、干燥的清晨,慢慢饮下匆匆离别的岁月愁。不是不留恋,却只能无能无力地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望洋兴叹。 也许,人生便是如...

    暗恋时,你做过哪些傻事

    每一次听到悲伤的,压抑的情歌,总是会联想起他/她 记得《蓝色大门》里面的林月珍暗恋张士豪,不惜一切的偷拍他的照片,搜集他丢弃的垃圾,用他的原子...

    人要学会“释怀”

    快乐无处寻找,烦恼却无处不在。其实,我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每天在不断想办法让自己释怀,让自己去放下。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

    可以一起吃苦,却没能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认识S君和D小姐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谈恋爱,那时候S君和D小姐在一个办公室,渐渐的爱上了,也不做声,每天在网上没事儿人似的聊天,我和S君说话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