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灰暗的时光着色

作者: 来源: 网络 分类: 美文美句 发布时间: 2015-01-20 23:56
为灰暗的时光着色

那一年,我上初一,荷尔蒙开始在身体里悸动。青春本应该充满活力,但那时的我沉默寡言,因为,我的家境贫寒,当同学骑着自行车去上学时,我只能每天走十里地上下学;当同学们穿漂亮的新衣服时,我只有哥哥穿剩的旧衣服,那份莫名的失落总在心头打转。还好,我的成绩始终是全校第一名,每次考试听到老师和同学的赞扬,看着百名榜上第一个名字,我的心底才生出一丝自豪。那时,我悄悄地告诉自己,虽然没有富裕的物质世界,但要始终站在高峰。为此,我拼命地学习,希望保住优势,也保住我心中那点骄傲。

下半学期,班里来了一位新同学叫林浩,与我同桌。林浩的家庭条件和我差不多,学习同样很好。他性格开朗,很快与我成为好朋友。不同的是林浩的生活方式却与我完全相悖,因为家境贫寒,我每天把自己关在教室里,很少与同学应酬。而林浩经常和同学们一起凑钱聚餐,出去玩……其实很多时候我想告诉他,父母挣钱不易,不能乱花,要把功夫用在学习上。可他的学习成绩并不差,第一次参加期中考试便是班里第三,全校第十名。想对他说的话只能咽回去。

一天,下晚自习,林浩突然拉着我说,校门外有家烤串,我请你吃,我当即摇头,说:那东西好贵,一串八毛钱,我们俩没几十串是不够的。林浩狡黠地笑着对我说:“嗨,放心,不用你掏钱,不过今天晚上吃完,明天你必须跟我办一件事。”我耐不住林浩的软磨硬泡,也禁不住自己内心对美味的烤串的向往。

那晚,我们花了近60元,说实在的,我很心疼,就算是林浩大方地付了钱,我心里依然不好受,要知道,我每月的生活费才150元。

第二天,我主动找林浩,问他要办的事。他载着我骑自行车奔了30里路,来到了一片菜田,批了一筐菜,然后我们来到市场里摆起了地摊,林浩的叫卖声自然又响亮,只有我感觉十分尴尬,没喊一声,生怕同学们认出我。那一天,我们挣了20元,我突然感觉太惊喜了。星期天我和林浩再去批菜卖,这次赚到30元,而且我真正地喊出了叫卖声,不怕同学们认出我,还体会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

一晃,期末考试结束,我又是第一,林浩也进步了,全校第五名。为此,他非拉着我去看电影,长这么大,我还没去过电影院,几乎被林浩架着去了,那天,我们一人要了一瓶饮料,听着震撼的音响效果,坐在软软的座位上,我陶醉地哭了。因为,以前在心里从不敢企及的地方,我走了进来,一下子改变了我的生活态度,心境也豁然开朗。

再后来,我发现我离不开林浩了,他走到哪里,我都跟着他,和同学聚餐,我积极参加,掏多少钱我也不心疼了,尽管有时为了补缺,每天吃一顿饭,或只吃馒头咸菜,我都高兴。

和林浩逛商场,买裤子,花光生活费,我们就去发小广告,或者再去贩点东西卖……我发现自己变了,但这种变化是一种欣喜,我甚至感受到内心的天空都是蓝的。

初三下半年,林浩转学了,走之前,我们坐在一个小饭馆里使劲哭,林浩告诉我:“程刚,我们的家庭是穷,但不能让自卑占据心灵,我们的青春要有色彩,否则只剩后悔……”

是的,每个人的人生都有灰暗、阴冷的时刻,只有努力为自己黯淡的时光着色,才会在平淡的日子里找到激情如火,等到再回首时,才会看到其实生活一直是五彩斑斓。

    “跳”进清华

    从小学开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父母就乐开了。不管怎样,父母还是望子成龙,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

    被爱收藏的种子

    高三了,我固执倔强而且冷傲,那时候我看不惯身边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同学,我开始学会无端地跟同学和老师发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和几个调皮的男...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

    那时,简简单单的喜欢

    十六七岁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我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两大本信纸,有印花,还带点淡淡的香味。夜深人静,我坐在旧旧的台灯下,黄...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又是一秋,伴着枯黄的树叶、干燥的清晨,慢慢饮下匆匆离别的岁月愁。不是不留恋,却只能无能无力地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望洋兴叹。 也许,人生便是如...

    暗恋时,你做过哪些傻事

    每一次听到悲伤的,压抑的情歌,总是会联想起他/她 记得《蓝色大门》里面的林月珍暗恋张士豪,不惜一切的偷拍他的照片,搜集他丢弃的垃圾,用他的原子...

    人要学会“释怀”

    快乐无处寻找,烦恼却无处不在。其实,我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每天在不断想办法让自己释怀,让自己去放下。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

    可以一起吃苦,却没能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认识S君和D小姐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谈恋爱,那时候S君和D小姐在一个办公室,渐渐的爱上了,也不做声,每天在网上没事儿人似的聊天,我和S君说话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