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学术保姆

作者: 来源: 《大学生·中国校园》 分类: 美文美句 发布时间: 2015-01-20 23:56
一次学术保姆

“呜……”手机震动。我正享受电影,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后也没伸手拿手机,因为电影院营造了另外一个世界,与现实世界很遥远。过一会儿手机又震动,我没理。再过一会儿。又震动。看来有事。周末,会是谁?3条短信来自同一个学生,问我作业的情况,要马上给她回复。可是,这些问题上课时都讲过,书面信息也发到班级公共邮箱。为什么还要问我?我耐下性子,回复:“一小时后我才方便回复你。”

从影院出来,我给学生回了短信。还没到家,短信又来了,她问我选了一个题目是否可以?我说可以。到家做事,短信又来了,问我是否有相关的参考文献。我回复“请自己找”,查找文献是大学生需要掌握的能力。我想这该是最后一条了,没想到她边写边发短信给我,作业写到结尾还问我几个小问题……我抓狂了,觉得成了“学术保姆”。我心里吐槽:她没想到这么频繁的短信对我是打扰和负担吗?难道她没意识到这是不礼貌的行为吗?

我突然想到,她可能没意识到这样做不礼貌。我决定和她谈谈。上完课,肯定了她的学习态度后我问:“为什么不在我给学生的开放时间内问问题?或者在工作日里问我?”

“那时还没开始写作业。我平时很忙。只有周末有空。”

“没想到上公共邮箱查收邮件?作业的具体要求邮件里都有。”

“问老师不更权威吗?我或同学理解错了,我的成绩就会受影响。”

“想过老师在周末也需要休息吗?发那么多条短信,会影响休息。”

“老师,就是怕影响你休息,所以才没打电话,发短信最不影响别人。”

“收发短信对我是干扰。我觉得发邮件是最不干扰的方式。”

“我怕你晚上回邮件,我急着等你的回复写作业呢!”

我无语。在她的世界里,她只有自己的时间和节奏。我做出了让步,问:“即使周末发短信,为什么不集中问题,却一会儿发一条短信?”

“老师。我的每一步都得到你的肯定,作业成绩不会差吧?”

我没办法再进行对话,她这么直白,我败给她了。我很沮丧,因为她不是唯一,也不是例外,她只是那些不懂礼貌中的一个学生。

有学生社团要采访我。在约好的时间内,采访者没有出现。过了一会儿,我收到短信——没有留姓名,只说在路上会迟到。我猜测是采访者,于是耐心等待。15分钟后,一个学生走进办公室,问我:“老师你贵姓?”我以为要确认我是否是她要找的人,于是报了名字。接着,她问:“你在什么学院?”我愕然了,没等反应过来,第三个问题接踵而来:“你教什么课?”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问:“你来采访我,竟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她嘟囔了几句,没有否认。联系到她的迟到,我确定她不看重准时,也不尊重这次采访机会。没有起码的礼貌,她是做不好采访的,我拒绝了她的采访。

还有次企业要招人,请我推荐学生。我发布了信息,收到一位学生的邮件。邮件没有抬头,没有落款,甚至没有正文,只有两份简历。我猜学生让我推荐他,虽不礼貌但考虑到毕业找工作的煎熬心理,我也就不计较了。为什么发两份简历?我打开附件,期待着一封Coverletter(首页)。里面会提及应聘的岗位和企业的名称。没有,什么都没有。转发哪一份简历呢?最后,从简历的命名上得到启发——一份简历的命名上有HR(人力资源)字样,另一份没有。看来,后一份是通用模板。无奈之下,我帮学生转发了简历,却不敢推荐:我怕他的行事风格会导致上司和同事的恶评。

我知道,有时候我太较真儿,看重礼貌。但我觉得这是基本要求,并不过分。礼貌已成为一种能力,需要每个人在成长过程中自学。

    “跳”进清华

    从小学开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父母就乐开了。不管怎样,父母还是望子成龙,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

    被爱收藏的种子

    高三了,我固执倔强而且冷傲,那时候我看不惯身边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同学,我开始学会无端地跟同学和老师发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和几个调皮的男...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

    那时,简简单单的喜欢

    十六七岁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我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两大本信纸,有印花,还带点淡淡的香味。夜深人静,我坐在旧旧的台灯下,黄...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又是一秋,伴着枯黄的树叶、干燥的清晨,慢慢饮下匆匆离别的岁月愁。不是不留恋,却只能无能无力地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望洋兴叹。 也许,人生便是如...

    暗恋时,你做过哪些傻事

    每一次听到悲伤的,压抑的情歌,总是会联想起他/她 记得《蓝色大门》里面的林月珍暗恋张士豪,不惜一切的偷拍他的照片,搜集他丢弃的垃圾,用他的原子...

    人要学会“释怀”

    快乐无处寻找,烦恼却无处不在。其实,我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每天在不断想办法让自己释怀,让自己去放下。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

    可以一起吃苦,却没能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认识S君和D小姐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谈恋爱,那时候S君和D小姐在一个办公室,渐渐的爱上了,也不做声,每天在网上没事儿人似的聊天,我和S君说话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