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坚持要拯救我的老师

作者: 来源: 网络 分类: 美文美句 发布时间: 2015-01-20 23:56
那个坚持要拯救我的老师

那一年,她刚从师大毕业,念的是化学系。她是一个在屏东客家村长大的女生,被分配到我们学校,一个复杂都会环境里的国民中学,而且一来就被派任为我们班的导师。

连我们才十三四岁的小孩都知道,她被整了,或许是因为不了解潜规则、礼数不够吧,所以她被安排了一份没有人愿意做的工作。

学校里有男生班和女生班,当然是女生班比男生班好带。学校里有三个年级,当然是一年级的学生刚入学最听话,其次是三年级升学班,最麻烦的是二年级。学校里有科任老师、级任老师,当然是科任老师上课来下课走,不必管秩序管学生生活,工作要轻松很多。

偏偏她一来,当老师的第一年,就承担二年级男生班的导师,还不只这样,她负责的还是被学校公认的最坏、最顽皮的一班。

我们真是坏。一大早几个人偷偷进了教师休息室,偷偷撬开她的办公桌抽屉,看到了她男朋友寄来的情书。上课时,她背过身去在黑板上写字,后面几个同学一起捏着鼻子念情书中的句子:“阿霞,你真笨,表面张力当然是接触力……”她煞白了脸猛回头,颤着声问:“谁?”没有人承认,也没有人敢告状出卖我们班上这几个最坏的学生。问不出结果,她叫全班同学站起来,从第一排第一个开始问,不说就用藤条抽手心。

才打到第三个吧,豆大的泪珠从她眼眶里流出来,她打不下去,自己扶着墙壁哭了,哭了一阵,突然拎起藤条就走了,留下一教室的错愕。

导师要批改每周交的生活周记。我的周记内容都是抄来的,前面“一周国内外大事”抄报纸,“读书心得”抄课本,背面的“生活感想”则抄我当时热衷的现代诗。诗的每一行字数少,容易填满页面,余光中的一首长诗《火浴》,就够我抄好几个礼拜的了。

抄了一阵子,有一个周末,我去了台北近郊的沙仑海边,听海风,看海潮,回来后一时兴起,不抄了,自己写了一首标题叫“潮”的诗在周记上。

第二天,她上完化学课,人走出去了,突然回头从教室后门叫我,劈头问:“周记的那首诗是你自己写的吗?”我完全没料到她有此一问,便愣愣地就点头了。

一个多月后,救国团编印、规定每个台北市中学生都要订阅的《北市青年》送到班上,引起了一阵骚动,我写的那首《潮》化成了铅字印在上面。我和班上的同学一样惊讶,不,我比同学们更惊讶。

放学打扫卫生时,我被叫到教师休息室。她郑重其事地跟我说:“我早知道你不是个坏孩子,你看,你会写诗,你是我们学校第一个在《北市青年》上发表文章的学生,连校长都很高兴。别再参加足球队了,别再跟那些人混了。”

说着说着,她的眼眶红了,从抽屉里翻出一沓教会团契的宣传单给我:“你拿回去看看。”

原来她要拯救我。这是我无论如何没想到的。我更没料到的是,她要拯救我的决心有如此强烈。她去找了和我比较亲近、从一年级就教我们国文的老师,一起来劝我。然后她还把班上平常跟我一起踢足球的几个人都找去。

足球队里有一个本来就和我不是很对眼的,被老师约谈后,在教室里就用闽南语对着我嚷嚷:“你是好学生,离我们远一点啦!不小心被你沾了变好,我们就完蛋了!”另外一个守门的,平常和我并肩守最后场的,则无奈地拍拍我的肩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我度过了这一生中最寂寞的一段日子。没有朋友,不知道要干吗,觉得每天都在晃,晃进教室觉得教室不是我的;晃到足球场,发现足球场也不是我的。这一切都是被诗害的,没事读什么诗、写什么诗呢?原来一个人会写诗,就证明他不能当坏学生了?然而很怪,愈是寂寞,就愈习惯将自己投入诗中,就愈离不开诗。

我不能怪诗,于是就只能怪她。我真的和原来的那些朋友愈走愈远了,我的成绩变好了,三年级时竟然还被编进了升学班里。我应该感谢她,但是我没办法,我一直记得,她那么固执、坚持地把我丢进一个黑暗、寂寞的深渊里。

    “跳”进清华

    从小学开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父母就乐开了。不管怎样,父母还是望子成龙,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

    被爱收藏的种子

    高三了,我固执倔强而且冷傲,那时候我看不惯身边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同学,我开始学会无端地跟同学和老师发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和几个调皮的男...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

    那时,简简单单的喜欢

    十六七岁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我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两大本信纸,有印花,还带点淡淡的香味。夜深人静,我坐在旧旧的台灯下,黄...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又是一秋,伴着枯黄的树叶、干燥的清晨,慢慢饮下匆匆离别的岁月愁。不是不留恋,却只能无能无力地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望洋兴叹。 也许,人生便是如...

    暗恋时,你做过哪些傻事

    每一次听到悲伤的,压抑的情歌,总是会联想起他/她 记得《蓝色大门》里面的林月珍暗恋张士豪,不惜一切的偷拍他的照片,搜集他丢弃的垃圾,用他的原子...

    人要学会“释怀”

    快乐无处寻找,烦恼却无处不在。其实,我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每天在不断想办法让自己释怀,让自己去放下。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

    可以一起吃苦,却没能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认识S君和D小姐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谈恋爱,那时候S君和D小姐在一个办公室,渐渐的爱上了,也不做声,每天在网上没事儿人似的聊天,我和S君说话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