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说再见来个吻别就好

作者: 来源: 网络 分类: 美文美句 发布时间: 2015-01-20 23:56
不说再见来个吻别就好

别人兵荒马乱里我们的半日浮生

那年,我们高三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高三。你们在我的故事里,不知我是否也在你的故事里,我总希望,我们能永远活在对方的记忆里,不主动把记忆碎片剪掉,就能长久地生生不息。

而故事开头,最打趣的场景是——炮灰遇见了小雨。

炮灰不是灰,是个少年,小雨也不是天气,是个姑娘。那天小雨从食堂出来,我和炮灰端着碗坐在球场上盯着她看了好久,然后看看手里的饭菜,索然无味。

炮灰说,刚才那狐狸精好像是我们黄水口那片儿的人。你们黄水口盛产狐狸精呀。不,我们黄水口盛产美女。炮灰就是我的朋友。

我们有脸吗?没有 ,我们要脸吗?不要

我被分在(6)班念书。高三(6)班。

记得有次我和炮灰在校外的馄饨店吃东西,我们背后坐着同校的俩姑娘。开始没注意,后来无意听到她们的闲聊,一女对二女说,你念高三(9)班时,真可怜,上个厕所都得爬一层楼,唉,还要经过六班那群贱男。

有一点我必须承认,一女孩说我们是贱男,其实还是很公允的。但还有一点我也必须说明,其实我们都是一些有贼心没贼胆的贱男。我们是有原则的人,只看不乱来。

你能想象(6)班二十多个男生,每天晚自习下课都跑到走廊上,站在两边直愣愣地盯着从眼前走过去上厕所的女生的场面吗?那可是标准的红地毯式过法。

一个人流氓不可怕,一群人都流氓才可怕。在那样的年纪,说到底面对姑娘多多少少是该有些羞涩和腼腆的,但只要六班的贱男一扎堆,去他的廉耻,面色不改地看着从身边走过的一群群女生,而且对自己的行为绝对不遮遮掩掩。

我那时常常在想,大家都这样看,自己不看,太突兀,太不合群了。

班主任老郭曾对我们说过,你们有脸吗?没有,你们要脸吗?不要。一群小蟊贼。

争创外汇 拉动内需我不知道炮灰和小雨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等我初见端倪的时候,他们已经在球场角落偷偷摸摸地接吻了。这个小道消息是班里的娘炮哥告诉我的。我总是很奇怪,为什么每一个娘炮都跟头上装个雷达似的,所有的八卦对于他们来说都轻车熟路。

那天晚上,我们六班众豪杰借来了所有可借的手电筒,猫着身摸到了球场角落的厕所边上,当炮灰罪恶的嘴刚要亲小雨的刹那,我们如同黑暗骑士般从天而降,各种明亮的灯光往上招呼,齐呼道,小雨姑娘小心。

我发誓,那天小雨真的是被吓哭的。蹲下身蒙着头,号啕声方圆百里可听见。炮灰站在一旁,双目猩红。到处找武器,最后抽出一根腰带追得我们落荒而逃。

我们隔着远远的,看着凯旋的将军炮灰一回身,吃了小雨一耳光,全都捧腹大笑。

后来炮灰回来,跟我们翻了三天脸。锅盖头语重心长地对炮灰说,好样的,没事,我们班鼓励争创外汇,拉动内需,你接着干,在外拼搏我们班是你强大的后盾。

你们的臭脚 我们的臭脚

我们生不逢时,没能赶上革命,不然绝对是一群一流的侦察兵。

晚上翻墙出校通宵,摸岗探哨,门儿清。

好学生读好书,坏学生,当然读浑书。那时候纵使高三,我们的夜晚也永远是明亮的。

西南小城的冬夜,很冷,风往身体里钻。忘了是谁第一个去偷的袜子,但当每个人都感受到了这种异样的温暖时,谁带的头,还重要吗?

人人积极响应,每晚出去通宵脚上都要穿够三双袜子。我们从一舍偷到四舍,所有男生宿舍一楼防护栏上晾晒的袜子都被我们洗劫一空。开始只是能穿就行,后来选择多了,慢慢地给惯出了病,袜子上没个钩或者其他名牌标志的还不偷,有时候偷了也不高兴,心里想着,这傻帽,买的假货。

想翻到你名字 证明你还存在

其实半夜翻墙出宿舍,有的人是为了上网,有的人却是为了其他。

我没想到炮灰会是第一个离开我们的人,而他离开的原因竟然是被学校勒令开除。

我突然记起炮灰那时候的企鹅签名写的是:年少的时候,谁不想轰轰烈烈地恋爱一场。

最后,他也真的如愿了。这对小情侣,偷偷约会。 小雨家就住我们学校的教师公寓。每天晚上炮灰和我们从宿舍出来,直奔小雨家。某天,他俩在一起的时候,被小雨的父亲,也就是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撞了个正着。

炮灰被开除的这事儿其实并没闹得多少人知道。学校贴出的公告是炮灰夜不归宿,屡次,勒令开除。谁说炮灰夜不归宿了,他每天半夜都准时准点地出现在教导主任家,一夜不落,这还不叫归宿,真奇怪。

后来小雨在她父亲的安排下转了学校,继续念书。而炮灰,去了外地打工,领毕业证的时候我们通知他了,但他一直没再回来。

记得快要毕业前的五一长假,小雨回来过,到我们班坐了会儿。那天晚上我在炮灰的QQ空间里看见了小雨的留言,是这样写的:我们终于放假了,今天,我去了六班。在桌子上发现了你们班迟到罚扫地的本子,我从开头翻,看到好多你的名字。好熟悉,后来,就翻不到了。我多想再翻到你的名字,证明你还在这里。

不说再见 吻别就好

那年的五月底,离高考还有14天的时候开始停课了。

记得最后一堂是语文课。小卢穿着宝蓝色的连衣裙,拿着粉笔背对着我们写了一黑板的考试注意事项。我喜欢小卢,我的语文老师。这算不是秘密的秘密。

我曾千方百计地和她作对,气她哭,让她赶我出教室。

是的,我就喜欢看她对我发火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那天小卢写完考试注意事项转过来,对着全班鞠了一躬,说,祝大家一切顺利,再见。

小卢出教室的时候我把椅子一丢,飞一样地冲出去在走廊拦住了她,神色有些局促,说,小卢老师,我们可不可以不说再见,来个吻别就好。

小卢笑了。这是这么些年来她对于我的无理取闹第一次没有发火。她走上前,抱了我。没有吻别,原来一个拥抱就已经很好。

我有悲伤 我会悲伤 我在悲伤

高考前老郭到自习室来过一次,说八号考完就可以回家了,但九号要参加口试的便要留宿寝室。我转过头,看了娘炮哥一眼。我们都听出了老郭的意思,八号差生们便可以自觉地离开,独自毕业,没有散伙饭,没有告别,没有多余的话语。

我,娘炮哥,锅盖头,还有其他几个要好的,我们都没有参加口试,我们被划到了差生的行列。

锅盖头说,九号口试完了,老郭肯定会请好苗子们撮一顿,以后好苗子们有出息了还会记得老郭的好,我们这群渣渣算个锤子。

那天晚上我们几个在球场唱了很久的歌。

娘炮哥不知从哪里顺来了酒。其实我们都没醉,只是觉得有些难过。对于毕业的种种情愫,老郭一句话就把它堵在了我们的喉咙。娘炮哥把衬衫脱下来蒙着头,哭得像个女人一样。

我记得那晚的夜,月明星稀,我发现原来我有悲伤。

    “跳”进清华

    从小学开始,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居中,要是偶尔考前了几个名次,父母就乐开了。不管怎样,父母还是望子成龙,想他将来能考上清华、北大等高等学府。...

    被爱收藏的种子

    高三了,我固执倔强而且冷傲,那时候我看不惯身边任何人,包括老师和同学,我开始学会无端地跟同学和老师发火,甚至有那么几次,我和几个调皮的男...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

    那时,简简单单的喜欢

    十六七岁的时候,喜欢的男孩子转学到另一个城市,我用攒下的零花钱买了两大本信纸,有印花,还带点淡淡的香味。夜深人静,我坐在旧旧的台灯下,黄...

    突然好想你,你会在哪里

    又是一秋,伴着枯黄的树叶、干燥的清晨,慢慢饮下匆匆离别的岁月愁。不是不留恋,却只能无能无力地看着它远去的背影,望洋兴叹。 也许,人生便是如...

    暗恋时,你做过哪些傻事

    每一次听到悲伤的,压抑的情歌,总是会联想起他/她 记得《蓝色大门》里面的林月珍暗恋张士豪,不惜一切的偷拍他的照片,搜集他丢弃的垃圾,用他的原子...

    人要学会“释怀”

    快乐无处寻找,烦恼却无处不在。其实,我不会安慰别人,因为我自己也一样,每天在不断想办法让自己释怀,让自己去放下。有些事情,别人帮不了你,...

    可以一起吃苦,却没能走到最后的那个人

    认识S君和D小姐的时候,他们还没有谈恋爱,那时候S君和D小姐在一个办公室,渐渐的爱上了,也不做声,每天在网上没事儿人似的聊天,我和S君说话比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