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座的女人

作者: 来源: 中外文摘 2014年14期 分类: 美文摘抄 发布时间: 2015-01-26 18:37
  茉莉花香味初步提示:这是个女人。
  我独自在惯常坐过的桌旁坐下。她来了,坐在我隔壁桌旁。我知道她也是单独一人,因为她桌子另一边的椅子没有发出在地板上拖动的声音,她坐下后也没有人同她说话。
  我抿着咖啡。在正常的日子里,我可以端起杯子,抿一口,把杯子放回茶盘中。如果你正好坐在隔壁桌,你不会知道我是个盲人。关键是要看我能瞒骗多久,不让邻座的人识破真相。相信我,他们识破的时候定会有所表现。有些人开始低语,我料想,是在点头或者示意;有些人神情专注,而少数人则不好意思,不再讲话了。没错,我能觉察到。
  我希望有人和她在一起,这样我就能听到她说话。我能从声音判断出好多事情。当你看不见某人时,那人的口音和语调便突出,便能透露出很多问题。停一会儿,想象某人在电话那一头的声音,你就能明白了。
  侍者查理向我们走来。查理个儿高,身体强壮,和蔼可亲。我怎么知道?因为每当我喝完早咖啡,他领我回到人行道上时,他说话的声音响在我头顶上方几英寸的高度,而我是五英尺十英寸高。要是我偶然撞上他,不会感到特别的重量,只有结实的肌肉。另一方面,他每星期六下午都到康沃尔海盗队打橄榄球。过去的七年中,他排在第一队,所以他应该有二十好几了,也可能三十出头。查理最近和女朋友分手,但仍然惦念她。有些事,通过问问题就能知道;有些事,则有人会主动讲出来。
  其次,要看在我对邻座的人了解多少之后,才被发现我看不见他们。一旦他们走了,查理就会对我说我猜对了几分。通常我能猜对十分之七。
  “夫人,您可以点菜了吧?”他问那个女人。
  “我想要一杯柠檬茶。”她轻轻地回答。
  “好的,夫人。”查理说,“还要别的吗?”
  “没了,谢谢你。”
  我猜想,她彬彬有礼,但不是这地区的人。现在我想多知道些,但我需要多听她说话。
  我转向面对着她,仿佛我可以更清楚地看着她似的。 “能告诉我几点吗?”正当对面教堂上的时钟开始敲响时,我问道。
  她笑笑,但等到钟声停止才回答。 “要是那时钟靠得住的话,”她说道,“正好十点钟。”随即同样温柔地笑了笑。
  “这个钟通常快了几分钟。”我说道,茫然地凝视着钟面。 “这座教堂的垂直式建筑类型被认为是西方国家中的优秀范例,但人们成群结队拥入参观并不是冲着建筑本身,而是想看看圣母堂内芭芭拉·赫普沃思所作的《圣母玛利亚母婴雕像》。”我补充道,漫不经心地靠回椅中。
  “真有趣。”她主动说道。这时查理回来了,把一个茶壶和一小罐牛奶放在她桌上,再递上一个杯子和托盘。“我想参加早晨的礼拜。”她边给自已倒茶边说道。
  “那么你肯定会受益匪浅。我们的牧师老塞姆讲道很精彩,如果你以前从没听过的话,会觉得尤为精彩。”
  她再次笑了笑说:“我在什么地方读到一篇文章说,《圣母玛利亚母婴雕像》一点也不像赫普沃思的一般作品。”
  “对的,芭芭拉大多数上午会为了休息片刻而离开工作室和我一道喝杯咖啡,”我骄傲地说,“这位高贵的夫人有次告诉我,她创作这件作品是为了纪念她那死于飞机失事的大儿子,他那时二十四岁,在皇家空军服役。”
  “多么悲痛的事。”那女的说道,但没再评论什么。
  “有些评论家说,”我继续道,“那是她最好的杰作,您可以从童贞女眼里的泪水看到芭芭拉对儿子的疼爱。”
  那女的端起杯子抿着茶,又说道:“能真正了解她该多好啊,我有次在泰特的圣艾荚斯学校听了一个演讲,演讲者就没提到《圣母玛利亚母婴雕像》。”
  “哦,您将发现它已被合并到圣母堂里。我肯定您不会失望。”
  当她又抿了一口茶时,我说不准我已猜到十分之几了。显然她对艺术有兴趣,很可能住在伦敦,肯定坐在圣艾芙斯的海滩上享受过日光浴。
  “那么,您到这些地方游览过吗?”我冒昧地问道,搜寻更进一步的线索。
  “是的,但我的姨妈是圣摩斯人,她希望和我一起去参加早礼拜。”
  我感到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她肯定已经看过《圣母玛利亚母婴雕像》,很可能对芭芭拉·赫普沃思比我了解更多,只是出于礼貌不愿使我尴尬而已。她会不会已经识破我是盲人?倘若如此,她那些同样优雅的行为举止却没有暗示这一点啊。
  我听到她喝干了杯里的奶茶。这我能判断得出来。查理回来时,她问他要账单。他从拍纸簿上撕下一张纸条递给她。她递给了他一张钞票,他找了几个硬币。
  “谢谢您,夫人。”查理热情洋溢地感谢她,想必是得到了丰厚的小费。
  “再见,”她说道,然后她的声音朝向我,“能和您聊聊真高兴。”我从座位上站起身来,向她微微欠身,说:“希望您礼拜愉快。”
  “谢谢。”她答道。她走开时,我听到她对查理说:“多可爱的人啊。”可当时她是无法知道我的听力有多灵敏的。
  然后,她走了。
  我坐在那儿焦急地等待查理回来。我有很多问题想问他。这回我猜对了多少?我估摸那天早晨顾客不少呢,所以要查理再次回到我身旁,得有一阵子时间。
  “还需要别的什么吗,特里瓦森先生?”他调侃着说。
  “当然多半是需要的,查理,”我答道,“首先,我想知道刚才坐在我隔壁这位女人的一切。她个儿高还是矮?皮肤白皙或黝黑?她苗条吗?漂亮吗?她是否——”
  查理突然大笑起来。
  “什么事那么好笑?”我问道。
  “她问了我关于您的完全一样的问题。”
  (摘自《译林》2014年第1期)

    让幸福来敲门吧

    让幸福来敲门吧 忘记过去 坏记性是变得幸福的一大法宝。丽塔梅布朗 如果你总是不肯忘掉过去你就无法变得幸福快乐。你犯过错误吗?你有过很糟糕的经...

    食泪的蝴蝶

    食泪的蝴蝶 众神曾在此激战。怒掌拔山,巉岩碎为掌中沙;缠斗中,一条虎风自袍袖窜出,扑向飞沙,沙粒化成黑蝙蝠,朝高空逃逸,啃噬那轮红日。 你...

    宽容一点,生活会更加美好

    无论什么人,只要他没有尝过饥与渴是什么味道,他就永远也享受不到饭与水的甜美,体会不到宽容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 宽容是一种资源。我们在宽容...

    幸福就是那么简单

    幸福是什么? 简单就是幸福。 听一首优美的音乐,唱一首喜欢的歌曲。家里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和家人聊聊天。或者什么都不想,放下工作的繁忙,到...

    你为何感动

    这几年,中央电视台有感动中国的人物评选,虽说不论背景、身份、知名度,但十大人物总是煜煜生辉,做出了意义非凡的大事情。 当然,一个人令人感动...

    幸福在于心态,快乐在于充实

    1、庸人败于惰,能人败于傲 世上两种人必定惨败,一种是懒惰之人,另一种是骄傲之人。前者什么事都想在明日再做,结果总是一事无成;后者瞧不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