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读书记

作者: 来源: 中外文摘 2014年7期 分类: 美文摘抄 发布时间: 2015-01-26 18:38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似乎基辛格说过:在国际政治上,没有永恒的敌人,也没有永恒的朋友。这当然不错。
  在国际政治上,至少还有一个铁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所以,面对纳粹德国的强势,在意识形态上原来属于死敌的英、美与苏俄却可以联手。所以上世纪70年代初,毛泽东突然作180度的政治急转,与美国结盟对付苏联;所以,被奥斯曼帝国压迫的阿拉伯人会帮助英国人,使奥斯曼分崩离析,也使“阿拉伯的劳伦斯”得以成就其业;被苏俄压迫的卡尔梅克蒙古人会帮助德国人,以打击苏联红军……
  当然,这个铁律对于国内政治同样有效,或许还更加普遍。
  半杯水
  我们很容易知道什么是不幸,但不容易知道什么是幸福;
  我们很容易知道什么是丑,但不容易知道什么是美;
  我们很容易知道什么是错,但不容易知道什么是对。
  有个《读者》式的哲理感悟:一个杯子装着半杯水,悲观的人说,只有半杯水,乐观的人说,还有半杯水。
  这个比喻的着眼点是杯中剩下的那半杯水。我觉得还可从这个比喻中挖掘出另一重内涵——将着眼点放在已喝掉的那半杯水。
  对于已喝掉的半杯水,或者半杯茶、半杯咖啡、半杯酒,我们又应当是什么感悟呢?悲观的人会说,可惜已喝了半杯,乐观的人会说,还好已喝了半杯。我们经常没有意识到,能够喝掉半杯水,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有多少人,连半杯水都没来得及喝下呢!
  这是人到中年以后应当感恩的理由。
  玩物之美
  美人之美是短暂的,比我们的生命要短暂;玩物之美是长久的,比我们的生命要长久。
  眼看着美人老去,艳色无常,我们自然容易感到时光的残酷;而眼看着玩物如昔,光华不改,我们却仍然容易感到时光的残酷。——无论是易变的,还是不变的,都同样地让我们体会到岁月的流逝。
  贵族身份的分化
  权力、金钱、武力、文化,都能使人与人之间区别开来,产生身份的距离。将这些制造身份距离的因素结合在一起,并且制度化、世袭化、传统化,那就形成了贵族。
  相反,当等级制度崩坏,贵族作为一种社会身份随之消解,就会分化出几种替代性的身份:官僚、商人、军人、知识分子。
  若批评不毒舌,则赞美无分量
  朋友的MSN有个签名档:“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据说原是法国《费加罗报》的口号。这话当然说得好。它强调的是“赞美”的真实问题——如果没有批评的自由,则赞美就不会是真正的赞美,而只是歌功颂德罢了。
  我觉得也可以把这句名言改一下:若批评不毒舌,则赞美无分量。我想强调的,是“赞美”的效果问题——如果不能说坏话,则好话也就失去了信誉。
  民国时,国民政府吸收了不少学人从政,蒋介石也想把胡适拉进政府,胡向无从政的兴趣,当然谢绝了。而且他还说了一个很诚恳的理由:必须有几个人留在政府外面,不放弃批评政府的自由,保持独立地位,做政府的“诤臣”,则一旦政府遇到大困难,他们说的话才有力量。我的意思就是从这里引出的。
  (摘自《南方周末》)

    让幸福来敲门吧

    让幸福来敲门吧 忘记过去 坏记性是变得幸福的一大法宝。丽塔梅布朗 如果你总是不肯忘掉过去你就无法变得幸福快乐。你犯过错误吗?你有过很糟糕的经...

    食泪的蝴蝶

    食泪的蝴蝶 众神曾在此激战。怒掌拔山,巉岩碎为掌中沙;缠斗中,一条虎风自袍袖窜出,扑向飞沙,沙粒化成黑蝙蝠,朝高空逃逸,啃噬那轮红日。 你...

    宽容一点,生活会更加美好

    无论什么人,只要他没有尝过饥与渴是什么味道,他就永远也享受不到饭与水的甜美,体会不到宽容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 宽容是一种资源。我们在宽容...

    幸福就是那么简单

    幸福是什么? 简单就是幸福。 听一首优美的音乐,唱一首喜欢的歌曲。家里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和家人聊聊天。或者什么都不想,放下工作的繁忙,到...

    你为何感动

    这几年,中央电视台有感动中国的人物评选,虽说不论背景、身份、知名度,但十大人物总是煜煜生辉,做出了意义非凡的大事情。 当然,一个人令人感动...

    幸福在于心态,快乐在于充实

    1、庸人败于惰,能人败于傲 世上两种人必定惨败,一种是懒惰之人,另一种是骄傲之人。前者什么事都想在明日再做,结果总是一事无成;后者瞧不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