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酒

作者: 来源: 今日文摘 2014年6期 分类: 美文摘抄 发布时间: 2015-01-26 20:55
  在中国,饮酒不只是达官贵人筵席上的重要仪轨,也不只是他们肆无忌惮沉沦的借口。
  其实,真正的饮酒,却隐于市,它早已浸淫成为市井乡村的一种生活方式。
  我最初记事时,既不知祖父善饮,也不知父母同样善饮。
  那时,还是人民公社生产队,生活困苦,即便年三十,也是小酌而已。偶尔秋收之后,全村人会餐,才会放开喝一顿。直到分田到户之后,再也毋须担心吃不饱穿不暖了,故乡才再次大规模流行自己酿酒,酒风很快重新盛了起来。
  我后来才听说,祖父年轻的时候也很能喝酒。
  “那个时候天不亮就跟着你太公挑着牛奶去常州卖,回家以后还得下田,晚上会陪着你太公喝酒解乏啊。”
  祖父后来跟我讲古,谈到陈年旧事时,偶尔也会提到喝酒。
  但我小时候却不曾见祖父喝酒。
  父亲后来告诉我,祖父年轻时干活搏命得很,后来当了生产队长,大夏天中午去地里撒农药,中毒被送进了医院,动过刀,后来又得了气管炎,所以,就戒了烟,戒了酒。
  不过,我开始上中学的时候,祖父的气管炎症状消失了,老人又重新拿起了烟袋,端起了酒杯。其时,祖父已近70了!
  我们喝酒是高兴胡喝,逮着有喝酒的机会,大口大碗喝酒,米酒啤酒烧酒都喝。祖父喝酒,则大不一样。祖父喝酒很安静,从来不会像其他好酒之徒般兴致来了大呼小叫的。他喝酒,通常只喝自家酿的米酒和米酒吊的烧酒。他也从来不大口喝,他只是把酒倒在一个过去乡下常见的老式瓷酒盅里,倒个大半盅。这酒盅倒满了大概也就一两多酒。难得年三十特别高兴,他老人家可能会加起来喝个半碗。
  不过,祖父喝酒,最大的不一样,就是频繁。尤其到了1990年代之后,祖父已年过80,他老人家每次喝半盅,却每天固定地要喝五顿酒!
  早饭时,弄些咸菜酱菜,倒个半盅烧酒或米酒,就着喝完,然后吃早饭。到了上午十点左右,就着咸菜或头天的剩菜,自己独自一人小小地喝上半盅。中午吃饭时,老人照样自个儿倒上半盅,先喝起来。到了下午三点左右,祖父坐在桌子边,就着一些中午剩下的菜肴咸菜,喝上半盅。晚饭时,照旧喝上半盅。
  这半盅酒,祖父能喝上十来分钟!
  弟弟常跟祖父玩笑,笑话祖父的慢酒。祖父总是呵呵一笑说,你到我这把年纪试试。
  祖父开始恢复喝酒之后,身体一直很硬朗。一年四季,白天或下地种菜,或在家用稻草编织枕腰(蒸煮食物时搁在锅沿和锅盖之间的物品),无事时挑着几个枕腰去卖,挣个三五块钱的。虽然我们做儿孙的都反对,但他却乐此不疲。我上大学时,他还偷偷地把卖枕腰的钱塞给我私用。
  我的印象中,似乎很少见祖父身体不适的。要知道,我小时候是跟祖父一起睡的,祖父床边的痰盂罐我记忆非常深。别人都说祖父是痨病鬼啊。
  祖父和母亲都告诉过我们,喝酒好啊,稍微喝一点,慢慢喝,舒筋活血。当然不能胡喝多喝,那样伤身体。每次我们在家喝酒时,祖父坐在边上,都会提醒我们。不过,我们总是当耳边风。
  “酒者,能益人,亦能损人。节其分剂而饮之,宣和百脉,消邪却冷也。若升量转久,饮之失度,体气使弱,精神侵昏。宜慎,无失节度。”
  祖父认不得几个字,没读过《养生要集》,但他有自己的喝酒习惯,心态更好,却也算殊途同归了。
  祖父生于宣统二年,卒于1998年。去世前一天,还让我弟弟给他倒酒喝。
  (崔大法荐自《中国周刊》)
  责编:莲心

    让幸福来敲门吧

    让幸福来敲门吧 忘记过去 坏记性是变得幸福的一大法宝。丽塔梅布朗 如果你总是不肯忘掉过去你就无法变得幸福快乐。你犯过错误吗?你有过很糟糕的经...

    食泪的蝴蝶

    食泪的蝴蝶 众神曾在此激战。怒掌拔山,巉岩碎为掌中沙;缠斗中,一条虎风自袍袖窜出,扑向飞沙,沙粒化成黑蝙蝠,朝高空逃逸,啃噬那轮红日。 你...

    宽容一点,生活会更加美好

    无论什么人,只要他没有尝过饥与渴是什么味道,他就永远也享受不到饭与水的甜美,体会不到宽容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 宽容是一种资源。我们在宽容...

    幸福就是那么简单

    幸福是什么? 简单就是幸福。 听一首优美的音乐,唱一首喜欢的歌曲。家里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和家人聊聊天。或者什么都不想,放下工作的繁忙,到...

    你为何感动

    这几年,中央电视台有感动中国的人物评选,虽说不论背景、身份、知名度,但十大人物总是煜煜生辉,做出了意义非凡的大事情。 当然,一个人令人感动...

    幸福在于心态,快乐在于充实

    1、庸人败于惰,能人败于傲 世上两种人必定惨败,一种是懒惰之人,另一种是骄傲之人。前者什么事都想在明日再做,结果总是一事无成;后者瞧不起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