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的一天

不知不觉我就大二了,没注意啊,又苍老了一岁,也好,那满脸好奇的稚气总算消退了,不用贴上标签似的走在燕园的哪里都被人小看成新生了。当然大二了,新生的锐气也消磨没了,再不会满怀喜悦地去听讲座,再不会万丈豪情地去畅谈国际民...

青春没有自以为是的坚强

很早就见过他,平头,白衬衣,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从我们高二楼前经过时,怀里总抱着厚厚的书。只知道他学习刻苦,但那天才知道,他是高三的尖子生。 那个暖洋洋的午后,班主任带着几个高三学生来给我们讲学习方法。五六十双眼睛齐刷...

不说再见来个吻别就好

别人兵荒马乱里我们的半日浮生 那年,我们高三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高三。你们在我的故事里,不知我是否也在你的故事里,我总希望,我们能永远活在对方的记忆里,不主动把记忆碎片剪掉,就能长久地生生不息。 而故事开头,最打趣的场...

那段卖诗的时光

大二那年,我把自己多年来发表的诗歌整了整,出版了自己的第一本诗集,总算完成了多年的心愿。 接下来的时光,我如坐针毡。1000本诗集,按约定,出版社仅代销一小部分,主要靠自己销售出去,咋办?出诗集的钱可都是当紧的钱,有4000多元...

住在时光里的旧同桌

是不是我们每个人的读书年代里,班上都曾有过这样一个男孩:他调皮捣蛋,从来不写作业,还经常搞些小破坏,让老师恨得咬牙切齿,可他又比很多人聪明,考试成绩总是忽上忽下,是学校光荣榜上跳来跳去的黑马? 沈良就是我们班上的那个活...

嗨,姐们

王老师叫王美芝,是我们上职高时的语文老师。 我们是王老师的第一届学生。第一节课,王老师站在讲堂上,嘴张了又张,半天没有说话,那神情比我们这些学生还局促。她脸红许久,终于开口说:我上学时怕老师,没想到现在当了老师才发现,...

写给栀子花的情书

初夏的小镇,草木葳蕤,风轻云淡。 清晨,和煦的阳光照射窗前,一缕一缕地散落在课桌和讲台上。我不经意间瞥见她课桌的右上角处放着一个玻璃瓶,两朵洁白的栀子花相依相偎。望着摇曳生香的栀子花,我的心止不住地兴奋。于是撕下一张小...

那时爱情那时书

20世纪80年代高校间流传一个顺口溜:苦清华,乐北大,要谈恋爱到师大。清华当时是纯理工院校,学生学业繁重;北大人自带一股天之骄子的自信,所以老乐呵呵的;师大呢,恋爱之风盛行。 也真是。刚入学没俩月,光我们班迅速有三四对同学...

我的另类高中生涯

对很多人来讲,高中生活应当是紧张而充实的,但对我而言却并非如此。因为高一时发生的一段小插曲,我一下子变成了隐形人,开始寂寥地生活在别处。 读高一时,我是个不折不扣的话痨,最爱在课堂上跟人交头接耳。上课的时候,老师在讲台...

那个坚持要拯救我的老师

那一年,她刚从师大毕业,念的是化学系。她是一个在屏东客家村长大的女生,被分配到我们学校,一个复杂都会环境里的国民中学,而且一来就被派任为我们班的导师。 连我们才十三四岁的小孩都知道,她被整了,或许是因为不了解潜规则、礼...

十一学校:体育技能让学生终身受益

乐龙璋即将高三毕业,从初一开始,他已经在北京市十一学校度过了6年的学习生活。由于热爱球类运动,6年里,他几乎修满了学校开设的所有球类运动,如棒球、篮球、羽毛球、排球等。 这得益于十一学校的自由选课制度。从2011年起,学校取消...

永远的逗号

高二上学期,我们班换了一位语文老师。消息灵通的同学说,他姓周。 周老师第一次走上我们班的讲台时,还没说话,一抬手,就把一盒粉笔碰到了地上。他连忙弯下腰,一根一根捡起来。这时,隔壁的音乐教室传来一阵歌声半个月亮爬上来,咿...

疯狂的晾衣架

我的妈妈不但是一个急性子的人,而且是一个超级购物狂。 瞧,一只大大的空水桶里面挤满了各式各样的晾衣架,从颜色上看有红色的、黄色的、绿色的从形状上看有长的、短的、圆的从材料上看有金属的、木制的、塑料的哇,不但形状各异,而...

在信纸里微笑的老师

那么多年的学生岁月,那么多的老师在生命中来来去去,却有那么一张脸,一直在时光深处微笑。那是我初中时的语文老师,四十岁左右,她讲课与众不同,虽然课讲得生动,却极少笑,似乎总是不开心的神情。 初一下半年,我从乡下中学转到县...

你有“异性免疫力”吗

最近有两个高中女生来对我说:不得了了,我们一位要好的同学交了男朋友,怎么劝她,她都不听,眼看再过几个月就是高考,老师,你说怎么办? 男(女)生是不是毒蛇猛兽 看她们焦急的样子,使我想起自己的高中时代,我的母亲也总是耳提...

康熙字典

集市,即便在小镇,也还是热闹的。 少年面前的地上铺一张白纸,特白,闪着好纸的光芒。那是旧挂历的一页,是在集市上花一角钱买的他自然舍不得花一角钱买,但馄饨铺的老板娘无论如何不肯白给他。 都是去年的挂历了,你就扯一张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