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空间物理的固执爱着你

第一次在T大见到师兄秦关时,我就确切地知道,他有女朋友了。 我俩都就读于空间物理系,都在学校最边缘的社团科幻协会当会员。提起女朋友,这厮就情不自禁地骄傲:她叫苏曼,苏醒的苏,曼妙的曼,我们是高中同学。他挠挠头,对我不满...

一拳打倒《我的未来不是梦》

你是不是像我整天忙着追求,追求一种意想不到的温柔。路过北京中关村的昊海楼,里面传来断断续续的歌声。 记忆被歌曲带回到高三的政治课堂:周围同学们哇啦哇啦地背书,我盯着课本出神,体会味同嚼蜡的深刻含义。这时,同桌递过来耳机...

追赶,是一辈子的事

一 我一直都佩服爱因斯坦关于相对论的解读,我也深信和美女在一起时时间会过得飞快,这也许是大学时光匆匆而去的原因吧。我曾想,美好的大学时光就会这样过去了吧,留给我的是可以时刻欣赏的回忆。但就在大家都在思考毕业照应该摆什么...

毕业生求职的几大骗局

一、不交培训费工资别想领 求职者:我在一家公司辛辛苦苦做了一个月。结果他们却说我专业知识不足必须参加公司内部培训,培训费300元。我不愿意对方就说,不交培训费可以走人,一个月工资也免谈。 专家建议:招聘单位不得以招聘为由向...

永不抵达的情书

她看到那封情书,只一眼。 那时她读高二,一直领先的成绩,突然毫无理由地下降。另一个突然是,原先丑丑的黄毛丫头,突然长成了好看的少女模样。 这两个突然转变,让人不联想也难,何况是责任感极强的班主任老师。 女孩清楚地记得那一...

无词歌

1. 大二下学期刚开始,你对我说:蓝月,我想退学,去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要安心搞创作,写出最美的歌唱给你听。 我知道你喜欢音乐,那么狂热的喜欢唱歌,可是,除了音乐,你把我们的爱情安放在哪儿呢? 你看我一脸乌云的样子,继...

谁带你跨越万水千山

高中的整场岁月,都被安静淹没。 不被提起,无人问津,书桌上砌了高高的书墙,埋下头,全是自卑和落寞。那是看书明白,上课听懂,对着数学卷子却做不到及格的困惑,我总是摇摇头,再摇摇头,想更清醒一些。 那时班上的男生很多,他们...

与校服有关的青春

小时候看到其他学校的学生穿着整齐的校服总是会很羡慕,因为在记忆中我是直到高中才拥有属于自己的校服的。 高一新入学不久,班主任拿着单子让大家填自己的身高体重以及对校服的要求时,不仅是我,大家都很开心因为这是第一次让大家自...

乘着火车去荷兰

莫小凡清楚地记得那个冬日的下午,她正在听地理老师讲课。这时候,前桌程煜突然回过头来说:我以后要乘火车去荷兰。知道吗?从连云港开始,横穿欧亚大陆。她一惊,这,是他第一次和她说话吧? 他是全年级最意气风发的少年。学校的红色...

熄灭

那天中午我心里太不痛快了。我觉得心里头火烧火燎的。这次数学考试,我竟然丢掉了我一直以来的第一名。考第一的是叶莲。说实话,以前她成绩一般,没想到了初三,她的数学成绩突飞猛进,这次竟超过了我!我心里头被火苗儿烧得发痛。...

FM调频106.8

初二开学第一天,女生哈伦认识了年级第一的女生刘梓瑶。班主任让她俩做同桌,还说:作为年级最后一名,你一定要多向梓瑶同学取经呀。哈伦的内心发出了哀号。你好。长发女生刘梓瑶甜甜地说。哈伦打了个哈欠,我叫哈伦,我喜欢睡觉,不...

“条长”波波

波波的学名叫杨波,他的爸爸是一名海军军官。波波总想有一天也像爸爸那样当军官。可是如今他都上三年级了,连班干部都没当过。 波波考虑了三天,去找班主任刘老师说:我想当干部。刘老师有些惊讶,现在班干部都已经选过了...

你被我接管了

粉红记事簿 钟闪闪清清楚楚记得开学的第一日,她穿着洁白的连衣裙踏入理科班教室大门时,那把从天而降的笤帚。 笤帚也就算了,问题是笤帚上还带着污水。尽管钟闪闪向后连退三步,但还是在脸上化了烟熏妆,白色的连衣裙也成了苏格兰格...

天是怎样黑下来的

我读书早,上髙一时才13岁。那时,我梳一对垂肩短辫,整天睁着眼睛做梦。我的髙中语文老师是一位60岁的老先生,满头白发向后梳得整整齐齐,清瘦,一生气嘴唇就会颤抖。他曾是一位名记者,后来被打成右派,平反后就到我们中学来教书。他...

我是医学生

在当医学生的头一个年头里,我遭遇最多的质问便是:你见过死人吗?害怕吗?坦白讲,每个人的第一次都有恐惧。 记得首次接触尸体是在人体解剖学课上。我们的上课地点在山脚下一排粉红色的小平房里,在老师口中,那排小平房叫作实验室,...

“早恋”不是“爱”

所谓恋爱,指的是两个人基于一定的信赖条件和正确的人生理想,在各自内心形成的对对方的最真挚的慈悲心,并愿意对方成为自己终生伴侣的最平凡、最平等、最清净的感情。爱的重要内涵就是一定的信赖条件和正确的人生理想,而青春期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