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敢阅读她的小说

我不敢阅读她的小说 这个下午,我完成了手头的长篇小说,立即开始构思下一部。工作狂,金牛座,闲不下来,命苦。 第三部长篇小说,我想写写我的父亲。( 浪漫爱情微小说 :https://wzke.net/289800.html) 写作这么多年,从杂文到小说,我一直想...

镜头下的爱

镜头下的爱 要不是出门旅行,意外摔断了腿,身为商业摄影师的七姐,恐怕这辈子也不会把镜头对准已经结婚10年的丈夫。( 爱与尊严 :https://wzke.net/361052.html) 摔坏小腿之前,她是何等自由。她每天穿着棉麻裙子,提着笨重的摄影器材——3台...

高高在上的科学

高高在上的科学 高是没有止境的。为了到达更高的地方,吴天一身上数得清的骨折就有14处。最严重的一次,车从山上翻下去,他左边的4根肋骨、肩胛骨都摔断了,髌骨粉碎性骨折,腓骨、胫骨也断了。但是,休养了106天后,他又骑着马出发了。...

曾仕强看开不看破

曾仕强看开不看破 有些人喜歡说“看破红尘”,其实人是不能“看破”的,因为一旦看破,人就会很消极,无所作为。( 看破名利爱名利 :https://wzke.net/40768.html) 但人也不能斤斤计较,不然就会时时不愉快,常常痛苦。那人要怎么样?我以为,...

何必等待 余秋雨

何必等待 余秋雨 何必等待,著眼当下。 与其等待稀世天象,不如欣赏今天的晚霞。晚霞中,哪一团彩云散开了,不要等待它的重新聚合;哪一脉云气暗淡了,也不要等待它的再度明亮。它们每一次翻卷出来的图案和花纹,全在人的等待之外( 爱...

灭掉灯

灭掉灯 有几个人坐着渔船出海钓鱼,他们凝神垂钓,忘了时间。眼看天就要暗下来了,于是慌忙准备打道回府,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海潮的流向发生了变化,他们失去了方向。在一片混乱中,天完全黑了,倒霉的是还没有月亮,他们拼命地打着灯...

地铁上的盲女与狗

地铁上的盲女与狗 那天,在地铁永宁站的入口处,我看到一个牵着导盲犬的盲女,好奇心大起。此处线路复杂,要爬好几处楼梯,拐好几个弯才能抵达月台,普通人都有可能转迷糊,一个什么都看不见的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呢?我决定扮演侦探...

地球上到底有多少碳

地球上到底有多少碳 地球生命属于碳基生命,碳无疑是地球上最重要的元素。那么,地球上到底有多少碳呢?如此重要的问题却一直没有准确答案,只有一个估算。( 我心中的低碳生活 :https://wzke.net/217630.html) 大约10年前,来自全球数十个国家...

一个被禁止的社会

一个被禁止的社会 初来日本生活的外国人或多或少都会感到行动上的拘束,仿佛自己干什么都是错的,不经意就会违反日本社会无形的规矩。与大喊“自由”的美国截然相反,日本社会到处都是条条框框,甚至连日本人自己也发出“日本人规矩真...

你会点菜吗

你会点菜吗 数夜前,我在北京的一家饭馆吃饭。服务员递过一本厚厚的菜单,每一页都有两张A4纸那么大,随便翻开一页,我被吓了一跳。整整半页纸都是一幅猪头的照片,焦点是巨大的猪鼻。登时,我的食欲被吓回去一半。( 点菜的玄机 :h...

什么成就了经典

什么成就了经典 经典就是最有用的作品吗 不一定。 你说《战争与和平》有用吗?巴赫的《勃兰登堡协奏曲》有用吗?它们不能教你如何赚钱,如何处理职场关系,如何当上CEO、迎娶“白富美”。它们不可能让我们变得富有,甚至不可能提供衣食...

茶在江湖漂

茶在江湖漂 几天前,我因故滞留阿姆斯特丹机场10小时,幸好有一间亚洲餐厅让我得以休息。我点了一壶巴厘绿茶,是绿茶泡小玫瑰花苞,喝一口,馥郁的香气便传遍全身经络。不过第一泡还是有点尴尬,开头没出味儿,最后几口又太浓。我满心...

差旅高手

差旅高手 在电影中,去远方的旅行总是伴随着各种奇遇,仿佛推开了一扇生锈的门,看到了新世界;而在现实生活中,大部分人恐怕连与旅伴相谈甚欢的机会都没有。区别在哪儿呢?我的朋友小苏说,因为电影中的人从不带着笨重的硬壳行李箱出...

为什么我们人生中的样本太少

为什么我们人生中的样本太少 假设你要招聘一名秘书,现在有100位女士看到招聘信息后前来参加面试,你需要按照随机顺序,对她们进行单独面试,并在每一次谈话后立即决定是否聘任对方。你不能过一天再做决定,也不能等所有的面试结束后再...

被嫌弃将是父母一生的命运

被嫌弃将是父母一生的命运 开车到机场门口,跟往常不一样,我特地从车上下来,从安全座椅上抱下儿子。他爸爸在后边提行李箱,他们准备出发,开始一次为期半个月的回乡旅行。 亲完小孩,我下意识地跟他说了一句:“想我的话,就给我打...

苏东坡的南渡北归

苏东坡的南渡北归 苏东坡是一个容易感伤的人,也是一个善于发现快乐的人。当个人命运的悲剧浩大沉重地降临,他就用无数散碎而具体的快乐把它化于无形。这是苏东坡一生最大的功力所在。 北宋的官场,比赣江十八滩更凶险。( 苏东坡的政...